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通灵宝玉】(02)作者:mysimsyd
【通灵宝玉】(02)作者:mysimsyd
字数:6106


        第二回立新场情传幻境情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却说宝玉在太虚幻境云雨了警幻仙姑和她妹妹人可卿,却发现自己被四个仙姑卡住了八卦方位,围在了碧池亭中。四个仙姑将身上彩绫掷出,欲将宝玉缠裹擒住。谁知彩绫却无法近宝玉身,只能将他周遭紧紧缠绕。原来通灵宝玉在宝玉身边结成结界,众仙姑的彩绫竟不能伤到宝玉半分。

  彩绫越裹越紧,威力不容小觑。那通灵玉被四股不同的仙力压迫,着实觉得难以抵挡。危急间,通灵结界猛的转动起来,以转动的横力破众仙姑彩绫的直力。众仙姑淬不及防,竟被这股力量扯动,凌空飞起,越过碧池,狠狠的撞在了结界上。一时间都被撞得倒在地上,五脏六腑仿佛颠倒一般,气息翻滚,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紧绷的彩绫也失去力道,散落四周,铺得像张锦床一般。

  宝玉惊魂甫定,一眼看到正前方地上卧着一个娇滴滴的仙姑,正是初到时警幻已经介绍过的,若问她其神如何,道号是谁:

  月谢寒江,痴梦仙姑。

  人可卿已经很高了,可这位痴梦仙姑居然比人可卿还要高出至少五公分,修长的体态和双腿在仙袍里玲珑浮凸,宝玉看着她蹙眉含羞的美态,不禁走上去将仙姑抱起。

  那仙姑虽比可卿高,但还要俊俏,因此竟比可卿要轻。看到自己被赤裸的贾宝玉整个抱起,大惊,双手推拒,奈何受伤不轻,如何使得上劲儿?宝玉将她抱到美人靠上,抱紧了,「波」一声在那仙姑的俏脸上香了一下,笑道:「我的神仙姐姐,你受了伤了,待宝玉用阴阳互补之法为你疗伤吧。」那仙姑听了,急呼「不要,不要。。。」,身扭手推,却反而让宝玉更加猴急了。一手下探,扒了仙姑的裤子。

  那仙姑乱蹬了一番,宝玉嫌烦了,将她背靠在美人靠上,两手各抓一脚踝,高高举起,使仙姑下身成了一个高高的V字。宝玉向前一压,痴梦仙姑的蜜穴就乖乖的送到了枪口上。

  宝玉看着自己的玉柱在谷底进进出出,兴奋异常,用力抽插了数十下。那痴梦仙姑开始时还不情不愿,梨花带雨的,被宝玉霸王举鼎一阵猛攻,已经欲罢不能,浪叫连连了。宝玉干得兴起,又想到个警幻所授秘法。将仙姑的腿放下,肘弯提了仙姑的腿弯,低下头去亲那仙姑。痴梦仙姑也被干得爽了,双手缠住宝玉的颈,两人舌头缠在一处。宝玉抱定那仙姑,猛的一抬,竟将那仙姑整个抱起。那仙姑「啊」的一声,整个人已凌空而起,失了着力的地方,唯有紧紧缠住宝玉。原来宝玉欺她身子轻,故拿这招耍她。那仙姑两腿挂在宝玉双肘上,只觉自己腾云驾雾一般,两只美脚凌空晃啊晃,下面的玉洞随着二人起伏一下一下套弄在宝玉玉柱上,感觉奇妙得「啊,啊」大叫。双手紧紧缠住宝玉,任凭宝玉在自己耳边调戏也不敢稍微放松。

  「我的好姐姐,你的身子好轻啊……这么干是不是很爽……呵呵」

  宝玉肆意调笑,故意将身子后仰,痴梦仙姑一双美乳也贴上来,在两人间上下搓揉。

  又爽插了几十下,那仙姑竟高潮了。宝玉也停了下来,待她喘息平定,仍旧放她在美人靠上。

  此时宝玉听得身后有女子嗯嗯啊啊的闷骚之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仙姑经不住他二人的孟浪淫态,竟躺在彩绫上自渎起来。这个仙姑也是之前警幻面前行过理的,在众仙姑里,年纪最长,但最懂风情,双目流盼,全身柔若无骨,却是众仙中最风骚的。若问她道号,其艳若何:

  钟情大士,丽映澄塘,缇袂含香。

  宝玉见她媚态百出,喜得上前搂抱。那钟情大士也不抗拒,竟似比宝玉还要猴急,将宝玉搂住便亲吻起来。宝玉正感受着大士丰厚的嘴唇上传来的阵阵触感,猛的惊觉自己的命根已被仙姑抓住在手,不停的套弄起来。

  「啊……好大,嗯,好烫啊……快,快来……人家那里好难受啊……」
  钟情大士催促着,双腿大开,引导宝玉进来。宝玉也被她的媚态招惹得浑身冒火,摁倒了大士,长驱直入下面湿漉漉的水帘洞。那仙姑越发没了人形,双手搭在宝玉肩上,媚眼如丝,不停催促:「宝哥哥,快,再快点儿……」。宝玉加快了力道,「干死你这个骚货」。宝玉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家教那么严,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想是这男女到了忘情处,哪还记得什么礼教。

  这钟情大士被宝玉不留力的狠干了一阵,猛的坐起,将宝玉推倒,自己上下套弄起来。这下反客为主,到好似她在干宝玉一般。宝玉见她仰着头,忘情的浪叫呻吟,双奶上下跳动,忍不住双龙出海,抓住了仙姑两个奶子不停的把玩。自己下面涨得难受,宝玉不想那么被动,也坐了起来,成了警幻所授的观音坐莲了。
  那钟情大士左手向后撑着地,右手挽着宝玉的背,下身不停套弄,头向上仰喘着气。

  宝玉一手搂着仙姑的腰,一手抓着仙姑的奶子,嘴也不闲着,叼着另一个奶头,闭眼享受着从嘴上,手上和玉柱上传来的快感,满耳都是仙姑的娇喘呻吟,很快两人便都一泻如注了。

  宝玉将钟情大士放下,一看身边还有一位仙姑。闭着眼,侧着头,不敢看他与其他仙姑快活。这仙姑长得十分标致,鹅蛋脸,长腿,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堪称高丽第一美女。若问她道号,其素若何:

  引愁金女,春梅喜雪,蛾眉善笑。

  宝玉又来搂那美人儿。只见这位仙姑披一件金丝孔雀纹披风,内里一件大红金丝袄,领口开着,露出里面一件银丝摸胸,华贵端庄。金女见宝玉过来求欢,用力推拒,奈何刚受了伤,使不上半点儿力气。宝玉紧搂美人入怀,耳后,后颈,锁骨一路乱亲,「姐姐好香啊……好迷人……」,那仙姑抵死不从,宝玉遂将她翻转,从身后逗她。金女双手扶地,没法抵抗,被宝玉压着猥亵。宝玉看她不情不愿的,决定速战速决,先攻破她的防线再说。从后面扯掉了金女的裤子,提枪便入。抽插了数十下,那金女也受不了玉茎的威力,呻吟起来。宝玉将她披风披在自己身上,金女被干得前后乱摇,两人便像那孔雀开屏一般乱抖。宝玉见她动情,又将她翻过来,正面进攻,退了衣衫,压在金女身上,耳鬓厮磨。那金女嘴上嘟囔着「不要,不要」,却已毫无抵抗之力。宝玉闻她身上阵阵幽香,猛得将她抱起,自己却躺下了。正好自己也想躺着休息一下,索性女上男下让金女自己套弄。那金女被宝玉从下面淫笑着看着,又羞又愧,但下身快感一波波袭来,竟不自主的上下运动起来。宝玉扶住她的柳腰,享受着金女在他身上乱摇。两人又做了一阵,那金女从没试过如此快感,也一泻如柱了。

  这时亭中五位仙姑竟已丢了四个,只剩最后一个。宝玉一看,登时玉柱又一柱擎天了。原来这第五位仙姑,却是这些仙子中最丰满的一个。虽然穿着仙袍,但双峰呼之欲出,蜂腰肥臀,看得宝玉口水差点儿流出来。若问仙子道号:
  度恨菩提,琰愧毛嫱,琰府无双。

  宝玉将她仙袍剥去,却见里面一件大红无袖无领连衣裙,世上所无,两个玉峰挤出一条深沟,一根银丝镶花腰带就系在双峰之下,将双峰托得更鼓,好似要破衣而出一般。偏偏腰部左右又各有两个大洞,露出腰来,诱得宝玉血脉偾张,竟顾不得寻觅桃源蜜穴,双手抓住菩提的两颗巨乳,挺玉柱直接在乳沟里摩挲起来。每次冲前,那玉柱都快顶到仙姑的下巴,仿要冲进仙姑的嘴里一般。

  「仙姑姐姐,让咱们来个水乳交融吧」,宝玉戏虐道。那仙姑被宝玉骑着,动弹不得,眼见自己的酥胸被宝玉肆意蹂躏,宝玉的玉柱在自己下颚乱顶着,又羞又愧。

  宝玉玩弄了一会儿,便要和那仙姑云雨。奈何这仙姑实在丰满,宝玉便伏在她身上乱动。不一会儿,又从后面抱定那仙姑,双手紧紧抓着仙姑的双乳,竟不能尽握。

  宝玉也已连御数仙姑,因此这次抽插得也久,撞得仙姑的肥臀啪啪作响,越来越快,大出大入,终于又一泻如注了。宝玉竟伏在度恨菩提的身上昏睡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宝玉慢慢睁开眼,只见自己的衣服已经穿戴整齐,周围五个仙姑和人可卿正在打坐。宝玉想起刚才的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如此淫荡不堪,遂起身对警幻作揖道:「神仙姐姐,刚才……」,说着,一时语塞,羞红了脸呆立在那里。警幻听他说话,睁开眼,嘴角带着安慰的笑容对宝玉说:
  「宝玉对此莫要挂心。这幻境四周总有无数邪魔觊觎,奈何没有实体附身逞凶罢了。

  本来这太虚境普通人是进不来的,上次那姑苏甄士隐想与二仙进来,便被挡在门外。

  此次我一时大意,急于完成宁荣二公所托,被那些邪魔附身于你进了来,也是太虚幻境该当此劫。如今我众姐妹已将邪魔吸出灭除,你也莫无谓自责才是。」
  宝玉唯唯诺诺应是,刚才连御六仙姑,也不知道仙姑们如何吸出了邪魔。待仙姑们稍微恢复了些,宝玉便扶警幻回了屋。夜里闲来无事,便与人可卿在警幻的亲自监督下习那儿女之事,将古法与今法共约五十式研习备至,难以尽述。那人可卿愈发放浪形骸,也不知道干了多久。宝玉只觉得自己的通灵宝玉似更与自己形神合一,配合无间了。

  第二天,两人仍然柔情缱绻,软语温存,难解难分。出游时忽然到了一个地方,只见荆棘满地,虎狼出没,迎面一条黑色溪流拦住去路。猛见警幻从后面追来:「快回来,不要再往前走啦」。宝玉连忙止步:「这是什么地方?」警幻说:「这里叫迷津,长千里,深万丈,无桥船可通,只有一木筏专渡有缘者。你如若坠落其中,深负我谆谆教诲。」话还没说完,只听迷津里雷声轰动,许多夜叉海鬼跳将出来,将宝玉拖下去。吓得宝玉一身冷汗,大叫道:「可卿救我!可卿就我!可卿……」

  吓得袭人等一众丫鬟慌忙上前搂住:「宝玉不怕,我们在这里呢!」。
  却说贾蓉的媳妇秦氏正在房外吩咐小丫头,忽然听到宝玉在梦中唤她的小名儿,不不禁十分诧异,暗想:我的小名这里从来没人知道,宝玉怎么知道的,竟在梦中唤我?「正是:

  梦里假时假亦真,命中有时有还无。

  却说众人忙端上桂圆汤给宝玉压惊,袭人替宝玉系裤带时,不觉伸手到大腿处,只觉得一片冰凉,潮乎乎的,吓得忙退了手,问是什么。宝玉羞红了脸,掐了掐她的手。袭人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比宝玉大,已通人事,不觉也羞红了脸,不敢再问。

  胡乱吃了晚饭回房,袭人宝玉将众奶娘丫鬟都支开了,另取一件中衣给宝玉换上。

  宝玉害羞道:「好姐姐,这事儿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袭人笑着问:「那你告诉我都梦见什么了?怎么那里流出那些脏东西?」
  宝玉只好将梦中的事说给袭人听。说道警幻传授云雨之事,不敢大声说,凑到袭人耳边悄悄说,羞得袭人掩面而笑。宝玉鼻子里闻着花袭人身上阵阵体香,脑子里都是与众仙姑的风流韵事,满眼是花袭人的娇羞媚态,哪里还把持得住,从后面一把将袭人抱住,双唇雨点般落在袭人的香颈上:「好姐姐,这事羞死人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

  袭人被宝玉抱实了,脖子耳后被他不停的吻着,也不禁动了情:「我不说便是。哎呀,你别这样,好痒。」

  宝玉有心要把她拿下,怎肯依她:「你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不放心,除非你…」

  「除非怎样?」

  宝玉在袭人耳边悄悄说了句,羞得袭人面红耳赤,「你这小色鬼!」,宝玉哪里理她,伸出禄山之爪隔着衣服抓住了袭人的双乳,用力揉搓起来,伸出舌头舔袭人的耳朵。袭人给他逗得娇喘连连。袭人原是贾母赏给宝玉的,本就有这层意思,何况袭人自己一个丫鬟,如何不想?所以也不会真心推据,两人不觉便抱到了一处。

  宝玉伸手进袭人的胸口,却发现里面缠着绑带,竟是束胸。宝玉吃了一惊:「我的好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啊?」

  「老太君和夫人最怕丫鬟迷惑了公子,离了正道,所以……」,原来这花袭人最喜欢走上层路线,一直深得史老太君和王夫人的信任,当然两位主人家也通过袭人了解宝玉的一举一动。

  「这样勒着多辛苦啊,喘气都困难吧?」,宝玉心中自是怜花惜玉,却又暗喜,束着胸都那么有料,如果放开了岂不更不得了,「好姐姐,让我帮你松了吧」,说着迫不及待的帮袭人解了绷带。

  果然,绷带一解开,两颗硕大坚挺的乳房蹦了出来。「我的好姐姐,想不到原来你是一只小乳牛啊,平时还把这么好的东西收起来」,宝玉淫笑着望着袭人丰满的胸部。

  「哎呀,羞死人了,不要看了」,袭人满脸娇羞,右手遮着自己的脸,左手无谓的想阻挡宝玉的视线。宝玉一把拨开袭人的手,两只手抓住了两颗蟠桃,「好大啊,你看,我一只手都抓不过来呢」,说着张开嘴一口含住了袭人的奶头。「啊……」,袭人兴奋的弓起身子,享受着宝玉对自己解放的双峰肆意的凌虐。
  「宝玉,轻点儿,……疼」

  宝玉哪舍得松手,玩得袭人粉红的奶头湿湿的。丰满的乳房完美的弹力从舌头和唇齿间快速的蔓延到宝玉的大脑,宝玉的下体迅速支起了帐篷,他迫不及待的空出手来滑过袭人平坦的小腹,插进袭人的小衣。「呃……」,袭人兴奋的头拧着,一肘遮着自己的脸,一手死死抓着布衾,压抑着敏感部位传来的快感。宝玉玩弄着袭人的桃源,里面慢慢的湿润起来,手指明显感到里面的湿热和滑腻。
  「呃……,好难受啊,……宝玉,快点儿吧,我想要……」

  得到了袭人的允许,宝玉迫不及待的剥了袭人的裤子,解了汗巾,匆匆退了裤子,不及脱掉,跪在袭人两腿之间。那花袭人已经动了情,双手圈住宝玉的颈。宝玉顺势俯下身,跟美人的香舌缠在一处,湿湿滑滑的腻在一处。宝玉手入袭人颈部,挺茎插入,借势全身趴在了花袭人身上,随着抽插大吃波饼,不一会儿,两人便腻出一身汗来。

  「呃,好大,好烫啊……」,袭人眯着眼诱惑着宝玉。这种体位女方最是省力,袭人只由得宝玉在自己身上大动。两人平时虽是主仆,但袭人悉心照顾,感情便如姊弟一般,如今抱在一处,从头到脚扭抱在一起,恨不得两个人化作一团。胡混了一阵,两个竟抱在一起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宝玉甜丝丝醒了,看身边一个美人儿玉体横陈,登时淫心大动,又把袭人搂了亲吻。也不调情,直接便扑在袭人的双峰上。袭人睡得香沉,随便推了两下,便由得宝玉胡来。宝玉将袭人两腿打开,顶了进去,让袭人双手放在自己小腹,将两个玉峰夹得耸起,随着宝玉抽插上下乱摇,粉红的奶头划出一圈蛊惑的弧线,干得袭人嗯啊乱哼:「嗯……冤家,还要不要让人睡了……啊」。
  宝玉用力干了数十下,忽又想,「袭人姐姐的奶子也有得玩了,不知后面怎样?」,想到这,波的一声拔了枪,将袭人翻了过去。那袭人正魂不守舍的,见宝玉忽地停了,将自己翻过去背对着他,还以为完事了,哪知道宝玉把她屁股抬高,一使劲儿又插了进去。「哎哟……」,袭人腰一酸,大量爱液流了出来,「哪来的那么多花样,坏死了」。

  「嘿嘿,都说是仙女姐姐教我的,是不是欲仙欲死?」,宝玉发现袭人的臀部也是弹力十足,「好舒服,是不是胸大的女人屁股也小不了呢?好翘啊」。宝玉一边想,一边不禁加快了速度,看着自己的阳具在袭人的翘臀里进进出出,袭人的一头秀发在美背上晃来晃去。袭人哪试过这些花样,偏偏后面被宝玉不停的撞击,啪啪作响,却又无法回力,「啊……宝玉,我不行了,快要去了,你好猛啊」。不一会儿,两人便双双高潮了。

  第二天一早,宝玉迷迷糊糊醒了,看到袭人正在床边梳头,想起昨晚初试云雨,看着袭人曼妙身姿,便又要搂着求欢。袭人夺手跑出去,「宝二爷,你就绕了我吧。」

  宝玉笑骂到:「你那么标致,却故意藏着,等一定浪上人的火来,怎又跑了。」袭人在窗外笑道:「谁叫你那么容易动火?我可喂不饱你,你自个去寻麝月她们吧。」

  说完,笑着跑去干活了。自此,宝玉自然视袭人更自不同,而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

  且说宝玉兀自待在房中,下面支起了被袭人勾起的小帐篷。这时忽然下人来报,宁府秦氏来访,有要紧的密事。宝玉心里纳闷,这刚从宁府赏梅回来,怎么那时不说。

  正是:

  一场幽梦同谁述,千古情人独我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