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人与蛇】(05)【作者:mchzheng】
【人与蛇】(05)【作者:mchzheng】
字数:3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母亲、宗教、乱伦

  男爵慢条斯理的收拾着身上的衣物,旁边的侍女帮他穿好了华丽的官服,他从衣服右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条白色丝质手帕,手帕上隐隐约约带有黑灰色的墨痕和残留已久的血迹,他擦弄着自己的手指,每个手指都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手指上还留有刚才从戴娜身上带出来的淫水和唾液,透过车窗带进来的热风,他还能闻到那股淫迷的气味,他很困扰,眉头微微皱起,男爵不害怕国王发现,但害怕国王身边的那些人发现。

  家主的马车后面就是凯里和母亲的马车了,凯里漠不关心的坐在马车的皮座上,双腿无力的搭在对面母亲的座位上,双手捧着一本牛皮精致包装的教会经书,经书上的文字让他昏昏欲睡。坐在对面的母亲眼神凝重的注视的车窗外的景色,晃动的马车和潮热的空气再加上牲畜和香水混合出来的味道让她觉得阵阵恶心,她担心着又自信着,她相信此次聚会会让她获得家族里更大的权利。

  她的丈夫也就是凯里的父亲没有过来,因为这些「外族人」是不必参加的。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了后一辆马车的两姐妹。她用手拨开透明的窗帘,伸出头向后面的马车望去,后面的马车厚厚的窗帘紧紧的拉着,透不出一丝光。

  她叹了口气,又坐回车座上,车座上的热度让她更加觉得烦躁。她四周环顾着,双手做成扇子状,给自己脸上扇风,嘴上骂道:「这该死的天气,真想早点再次出海!」她看到凯里正漫不经心的在车上看经书,顿时脸上眉头一皱,一只手啪的一下,把经书打落,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以前在家里伯母有多惯着你,但是在我面前,你不许看这种东西,这是邪教!听到没有?」

  凯里被母亲这莫名其妙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既无奈又生气,凯里咬紧牙关,一只手握成了拳头,双脚从车座上拿了下来,眼神坚定的说道:「不好意思,妈妈。这是圣经,这是上帝给人类的教诲,这是神的话语,请你不要侮辱上帝。」凯里的视线一只注视着母亲。

  凯里被母亲这莫名其妙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既无奈又生气,凯里咬紧牙关,一只手握成了拳头,双脚从车座上拿了下来,眼神坚定的说道:「不好意思,妈妈。这是圣经,这是上帝给人类的教诲,这是神的话语,请你不要侮辱上帝。」
  凯里的视线一直注视着母亲,眼神坚毅,虽然母亲今天打扮非常性感,但是凯里还是非常生气的,母亲持续多少年在海外的工作已经让凯里几乎不怎么记得这位母亲了,现在家族祖母要立遗嘱了,父亲和母亲才回国内,多少年自己都是祖母和侍女们在一起的生活,被这两个几乎陌生的人打破,他的生活不想被他人所操控。

  凯瑟琳没有想到凯里居然会反驳自己,看来凯里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乖乖的小孩子了。她思考了一会,叹了口气,伸出手把掉在马车地毯上的经书捡了起来,她手上拿着书,注视着书皮上的文字,握着书籍的手,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眼神凌厉的注视着凯里。

  她用力的吸了一口气,胸前的白晃晃的丰胸呼之欲出,双手用力的撕扯起那本牛皮纸做的经书,这本精致的经书不是那么容易就撕扯坏的,她把书放到双腿上,一张一张的撕扯着,骂道:「这些恶毒的东西不是咱们红蛇家族应该去看的,这些该死的异教徒,就应该烧死,就应该在大海里淹没,就不应该出现我们大不列颠的土地上!」

  凯里注视着自己的母亲,她的眼神愤怒,疯狂的喘着气,金色丝边的紧身衣被上下起伏的呼吸撑的愈来愈大,凯里被母亲的白色肉球说吸引,家里的女仆那么多,而且衣着都是伦敦城最好的裁缝说织造织造出来的,款式都是特别流行,凯里之前从来没有被这种东西说吸引过,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母亲那丰满的乳房居然如此兴奋,而且在母亲如此愤怒的情况下,凯里的阴茎慢慢的勃起,越来越硬,如同慢慢摔下的红酒杯,母亲见到凯里以那种色色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心中更是一惊。

  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她既兴奋,对宗教的歧视的怒火一点点的消退,她喘着粗气,呼出的口气如同香料一样飘到凯里的鼻子里。如同一团火一样落在了特别干燥的薪柴上面,这团香气被凯里吸入体内,阴茎瞬间硬起如同铁棒一样,他感受到阴茎的硬度,但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的睾丸,他的龟头仿佛被烈火灼烧,更像是一种干渴的喉咙喝入浓烈的烈酒一样灼痛。
  顿时,他仿佛闻到了精子的味道,一种腥味夹杂着尿液的骚气直扑鼻腔。
  凯里相信这个味道母亲肯定也闻到了,这是一种成年人,有过性生活的都会经常闻到的味道。

  凯里注视着母亲,发现母亲的脸色愈来愈红,而且眼神恍惚,仿佛喝醉酒一样,她手上那本被撕碎的经书滑落到地摊上,凯瑟琳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虽然每天和丈夫的性交稍稍满足自己的性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的欲望格外强烈,她想要更加刺激的性交,做爱以及被征服。

  「被征服?!」凯瑟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想要被男人征服,被按在地上玩弄,只有她玩弄男性奴的时候,想让他们硬起来他们就必须得硬起来,想要被舔弄香足的话这些可怜的奴仆就必须得伸出舌头认真舔弄,就包括自己的丈夫,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从来都是一副低人一等的样子,从来不敢在自己的面前做其他的举动。

  但是今天,凯瑟琳想要被玩弄,而且欲望特别强烈,她想要展露自己的性感的一面让别人看到,欲火上拥到全身,身体的香气夹杂这凯里的阴茎的味道,让她难以控制自己。她低下头,注视这凯里慢慢胀起来的裤裆,她自己慢慢的跪了下去,眼睛火热就像快要饿死但是突然发现美食的乞丐,双手向凯里的大腿摸去,嘴里喘着粗气,她无法控制自己,她想要阴茎,她要那个硬硬的充满骚气的东西。
  凯瑟琳的双手慢慢的向阴茎抚摸过去,她已经感受到了这根阴茎给她带来的热量,和气息这种气息是已经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她的身体已经不停她的使唤,慢慢的顺着裤子,抚摸着这根阴茎。

  这个时候的凯瑟琳早就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她不记得自己是红蛇家族未来的掌门人,更不记得自己是凯里的母亲。现在的凯瑟琳,剩下的,只有欲望和被征服。

  凯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母亲的举动,虽然他很想做爱,但是这是她的母亲啊,自己看着母亲的丰胸就已经很刺激了,现在母亲居然是如此的表现,让他目不转睛,大吃一惊。凯里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被母亲的双手抚摸着,但是因为母亲是跪在自己的面前,所以胸前的那些乳晕都已经被看的彻彻底底了,他想要看到更多。

  这时候,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凯瑟琳一手抚摸着阴茎,另外一只手则是解开自己胸前的口子,然后将那种连衣裙样式的衣服往下脱弄,露出的这是白花花尖挺挺的乳房,乳晕深红,如同成熟绽放的玫瑰花,她自己引以为豪的乳房,就这样暴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但她现在已经不知道羞耻,凯瑟琳的乳房是男仆们和老公的按摩和印度那种神奇药水多年以来保养出来的。成熟又不失清纯,性感又不失优雅。当然更引以为傲的,这是自己的下体。

  凯里注视着母亲的丰乳,阴茎又硬了一度,他的裤子是紧身裤,所以现在在裤子里勃起特别的不舒服,又想了想祖母和父亲的所作所为和今天母亲居然不尊重自己的信仰,凯里便心狠了起来,他解开裤腰带,强硬的对着母亲说到:「把我的裤子解开。然后舔弄它。」

  凯瑟琳就像自己的女仆一样,顺从的解开裤子,露出了儿子的阴茎,凯瑟琳注视着这根已经,虽然大小远不及自己的老公,但是这种热量和硬度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还有龟头上露出的骚气,夹杂着难以形容的奇香,这种奇香就好像自己此生一直在追求的香水的味道。红色的龟头仿佛一颗蛇头,在诱惑着自己。
  凯里看着妈妈一直盯着阴茎,又羞又气,恶狠狠的对自己母亲说到:「快舔,婊子!」

  凯瑟琳仿佛毫不在意自己的儿子辱骂自己,反而顺从的舔弄起自己儿子那炽热的阴茎,阴茎入口瞬间,仿佛一盆快要枯死的鲜花,被灌入了新鲜的露水,热量充斥着整个口腔,但是由于儿子的阴茎实在太热,而且太干,凯瑟琳估计的将口水用舌头往龟头和阴茎上涂弄,给男人口交以为着被征服,所以凯瑟琳从来没有给别人口交过,包括自己的丈夫。

  她的技术确实没有妓院的那些婊子好,凯里心想到,因为凯瑟琳的口技不好,牙齿老是碰到自己的龟头,格外的不舒服。

  凯瑟琳的头不停的前后摆动,口腔紧绷着,技术实在太差,但是口交的时候,慢慢发现,儿子的龟头慢慢的在口腔里抬起,抵着自己的上牙,这样自己的牙齿就不容易伤到龟头了,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自己的口水仿佛变得越来越润滑,如同印度的润滑油一样。想必各位看官应该知道,女人给男人口交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男人给女人口交是也是如此。无非就是征服的感觉。

  但是凯瑟琳却并非这样,她发现口交的时候,自己的嘴唇有了一种奇异的触感,这种触感和阴唇相互连接,自己口交的幅度越大,自己的下体刺激越高。而且自己的喉咙深处愈来愈恶痒,她不得不深度的口交,将凯里的阴茎深入自己的喉咙里,用自己儿子的龟头给自己带来快感。

  凯里注视的自己的母亲,长发随着口交的幅度越来越乱,而且双眼迷离,一副即将要高潮的感觉,媚眼注视着阴茎根部,双手一会抚摸着双腿根部一会抚摸自己的乳头,凯里性欲高涨,从来没见过其他的女性这么痴迷和饥渴。他的阴茎渴求的不仅仅是自己妈妈的香唇和深喉。他想要更多。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