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乃与红颜度春秋
乃与红颜度春秋

「树林里,土道边,想草逼连天;天之涯,海之角,看我挥动鞭……」看着跪伏在面前的少女,一曲淫荡的旋律在风绝耳边响起。轻轻拉起面前的少女,说一声:「跟我来」,就径直往密林深处走去。
半晌,二人来到一个丈许方圆的小湖边,清亮的月光散碎在水面上映起一片温润的光芒,湖底的各色石子铺洒,很有一番野趣。
「浣儿,去清洗一下吧。」风绝看着黑色夜行衣下包裹着惹火娇躯的女孩,笑吟吟的说。
闻言,女孩面色微红,却温驯的点点头,害羞的背过身躯,轻轻的开始解开腰带。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一袭罗衫轻轻滑落在地,露出女孩高贵的身体,她里面竟然不着寸缕,月华流淌在光洁的玉背上,仿佛女孩的身体正在发光。在风绝呆滞的望着那令人心动神驰的娇躯时,女孩已轻轻的迈入水中,回眸叫到:「浣儿已经准备好了,请主人一同沐浴。」
看着女孩略带娇羞和哀婉的目光,与平时的倔强全不相同的样子,让风绝心头微痛,飞快的除去衣衫,步入池中。在微凉的潭水刺激下,他伸臂抱住女孩温软的身子,看着她酡红的面庞,认真道:「我很佩服你的胆量,浣儿,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却从没想过你竟会做这个选择。」
听着少年的话,沐浣花侧头想想:「我也不知为什么,只是觉得主人可以信任,无论主人如何待我,总比嫁入秦侯府要好。」说着顽皮的笑笑:「今后浣儿就是主人的人了,主人要好好保护浣儿哦。」略带哀婉的少女回眸一笑,仿佛一朵水莲花开,美不胜收。
狠狠一口吻住女孩的檀口,手中抚弄着那略显青涩,却滑腻如脂的酥胸,风绝抛开所有对未来的担忧,只想好好的享用眼前这个只为自己娇羞的绝色女孩。
感受着手指划过背嵴时的阵阵颤栗,享用着紧握香臀时的饱满质感,风绝把少女抵在岸坡上,身躯覆盖在少女充满活力的娇躯上,美美的品尝着那粉红色调皮的小舌头。少女的双手紧张的搂着风绝的脖颈,双腿下意识盘在风绝腰间,在沁凉的潭水润滑下,享受着彼此身体带来的愉悦和快感。
虽然已经在沐浣花身上肆虐过数次,但风绝从未感受过现在这样美妙的触感,在少女放开身心的配合下,仿佛每一次摩擦,每一秒亲吻都能给他带来无上的满足感。终于能够拥有专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这令风绝颇为激动,在感受到女孩下体的润滑后,风绝把肉棒狠狠的刺入了女孩的身体。
啊的一声悲鸣,成为少女到少妇的分界符,在夜幕下回荡,风绝不在动弹,轻轻的逗弄这少女的乳尖,舔舐着她的耳垂,帮她舒缓方才的剧痛。感受着她的温柔,少女双手环住他的脖颈,荡气回肠地叫道:「主人……」。
感受到少女已经做好准备,风绝加快了速度,慢慢加速抽动起来。随着风绝的动作,少女也本能的摇动臀部,配合男人的进出。「啊啊!」少女的叫声轻而压抑,就像脸上的酡红般羞涩。看着她害羞的样子,风绝坏坏一笑,用力的抽动起来,每次风绝的肉棒插入,撞击到女孩儿的耻骨,她就会大叫一声,两人性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点点的落红混着淫水儿,顺着她光滑的屁股混杂在水中,荡起一点点嫣红。
风绝把头低下,一边抽插,一边和她疯狂的接吻。听着少女越来越大声的叫着,风绝问道:「浣儿,舒服么?」少女享受着男人的操干,答道:「主……人,好……好奇怪……的感觉,人家……人家感觉好奇怪。」风绝看着少女愈发迷离的神情,继续大力的操干着少女,「待会就让你飞上天」。
啪啪啪的声音一直在持续,时高时低,时而婉转,时而娇媚。看着身下的少女即将高潮,风绝仿佛失控般加大操干的速度,一阵疾风骤雨的啪啪声中,两人同时献出了彼此的元精。
少男少女的精华在体内交汇、冲击,灵肉结合、升华,两人同时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此时,风绝元神中陡然出现一股元力,冲入少女体内,携着元精之力在二人体内行走一个又一个周天,散发出丝丝缕缕元力融入肉身,最终重回风绝元神内。风绝只觉元神内突然涌出大量的信息,脑袋像要裂开一样,只来得及看到轩辕两个大字,就昏倒在少女身上。
清晨,风绝睁开眼睛,正看到沐浣花正痴痴的看着他的脸庞,不禁有些赧然。
「浣儿,我昏迷了多久?」「主人昨夜……昨夜昏倒在浣儿身上,直到现在。」
沐浣花有些吞吞吐吐,仿佛风绝混到是因为她一般。定下神来,风绝开始梳理元神传出的信息。
昊天已死,苍天当立,人皇遁世,族运永济。远古先民在世,沼泽山川宏伟浩大,妖魔神兽恃强横行,人族在人皇轩辕氏带领下,崛起于微末,降妖除魔,斩兽镇龙,打得妖魔兽族式微。但天地分阴阳,孤阳不长,人族独秀强占天地气运,多年大战碎裂虚空,导致元气散逸。随着环境变迁,各族的大神通者一一遁世,皇者之战永绝于世,王道式微,霸道崛起。人皇一脉不甘破灭,留下传承,希冀在天地气运更迭时再次崛起,不过在几千年传承中,逐渐散佚,最终竟演化为药王宗。轩辕传承源于太古,讲究阴阳相济,法体双修,融汇精气神之道,只是因为元气散失,逐渐沦为采阴补阳的邪术,为世人所不齿,逐渐式微,人皇一脉也是一蹶不振。
风绝睁开双眸,只觉浑身元力充沛,元神上的暗伤也是逐渐弥合,一股从来没体会过的强大感觉袭上心头,仿佛这世间已无抗手。轩辕传承博大精深,他一时还无法全然领会,但仅从他领会的一部分看,这一片大陆上的修炼功法确是无比简陋,他在轩辕传承上虽只是初窥门径,但在这么丰沛的天地元气支持下,却也称得上天下无双了,一想及此,顿时豪气横生,之前的患得患失、如履薄冰确是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着沐浣花担心的样子,风绝轻轻笑道:「浣儿,我们该出去转转了!」
……………………………………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洒脱的歌声随着雨丝飘荡在昏暗的天地间,和雨丝拍打在柳叶上的啪啪声相映成趣。大路上一架无人驾御马车悠闲地向前跑着,昏天黑地、细雨清风、锦绣马车仿佛勾勒出一幅清淡的水墨图。与车外微凉的清风和写意水墨相应的,车内却则是一幅火热的春宫画。一个青衣男子光着下身,双腿分开倚坐在枕上,一个锦衣华服的美丽女子却温顺的跪伏在他的身前,伸出粉红鲜嫩的小舌头正在龟头上轻轻的舔舐,少女衣衫半解,钗横鬓乱,露出初具规模的鸽乳和粉嫩柔滑的翘臀,被男人轻轻的抚摸。「龟头四周和中间的部位是男人的敏感区域,要重点照顾哦」,男人轻声的指点着。「唔……
唔「少女低声的应和着,唇舌更加认真的按着男人的要求侍弄起来。
两人正是风绝和沐浣花二人。此时距离沐浣花破身已半月有余。半月之内,风绝已掌握了轩辕传承功法和秘术,而沐浣花也在风绝的双修法术灌溉下,突飞勐进,跻身五品武者。风绝确定自身安全后,就想游历大陆,见识一下异域风情,因此要沐浣花向父母要求到国都帝华学院求学,而风绝则是跟着服饰的小侍从一个。沐子秋见小女儿突破五品,不禁又惊又喜,虽然对小女儿带着一个男人上路不大满意,但在沐浣花的求肯下便即答允,于是二人便踏上了求学之旅。
东大陆实力划分不似西大陆繁琐,只以内力强度而分为十品,一品至三品为低级武者,四品至六品为中级武者,七品至九品为高级武者,九品以上则不具分,统称称号武者。当然,这个划分仅论内力强度,而不论战斗技巧,因此同品分强弱,甚至越品战斗也大有人在,只是许多战技强度不够不足修习。沐浣花以16岁之龄迈入五品武者,虽说不上独占鳌头,却也可说万中无一。
「浣儿,自己坐上来」风绝摸着少女的臻首,颐指气使的指挥着,沐浣花闻言白了他一眼,道:「坏蛋主人,好懒惰,总要人家自己动。」风绝笑道:「主人若动起来,只怕你吃不消,要不我来?」沐浣花急道:「不要不要,还是浣儿自己动吧。」说着站起身来,提起裙摆,雪白粉嫩的小屁股缓缓的坐了下来。
看着自己的肉棒一点一点刺入少女的小穴,感受着少女紧窄阴道紧紧箍住肉棒的温润滑腻,风绝探手握住一对蜜桃型的玉兔,轻轻揉捏。少女双手撑着风绝的胸口,屁股一上一下的起伏,荡人心魄的轻吟着。
「浣儿,你上次说东大陆这八王和三十六候是怎么回事?」享受着少女温柔的服侍,风绝饶有兴致的问起了大陆的形势。
「主~人,我们……我们东大陆……分为九州。」少女在风绝的操干下,断断续续的给风绝解释。
华朝皇族李氏本是武者家族,在天下大乱之际,与另外8个强大家族联手,抵定干坤。李氏称帝后,定都天州,号令天下,分封其他8大家族为王,分别牧守各州,世袭罔替。三十六候则是九州之内的强大部族争夺的尊号,每十年一次争夺,得到尊号者,可以得到皇族分封,得到大量赏赐,并统御一城。沐家之前向秦侯请援,便是因为封侯之争中濒临险境,不得已而为之。
听着身上的女人断断续续却清脆悦耳的声音,风绝挺身而起,把女孩翻转身子伏在地上,用力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戏谑的道:「小浣儿,说的不清不楚的,主人要惩罚你。」说着大力的抽插了起来,结实的腹肌啪啪的撞在女孩饱满的臀瓣上,触感软的惊人。风绝双手掐住女孩的盈盈一握的腰肢,如打桩机一样啪啪的操干着。
「啊!……主人,主……人,好用力啊……好舒服啊!」女孩忘情的叫着,飘荡道马车外,混在雨丝里,为昏暗的天色增添了一抹活泼。风绝一边操干,一边低头在女孩光洁的背上舔弄,伸手玩弄着女孩下身的小豆豆,刺激的她一阵阵的战栗。勐然间,天地间一声巨大的雷鸣,轰隆而下,伴随着雷声风绝也狠狠地刺出了最后一下,看着女孩背上一紧,呜的一声长鸣,伏倒在地上,风绝放开她的身体,走到了车辕上。
高大的骏马在风绝神念的控制下安静而悠闲的跑动在路上,并未因雷声而惊惧。风绝仰头望着满天的黑云,任由雨点啪啪的打在脸上身上,仰天长啸,悠长充沛的啸声在天地间回荡,仿佛表示着风绝重生的喜悦。按照轩辕传承记载,元神初成已是登堂入室,步入先天境界,接下来先要达到天人合一之境,最后才能破碎虚空。或许当他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时,才能找到自己穿越的奥秘了。
忽然,天边雷光再闪,风绝心中一动,伸手虚抓,在元神引动间,将天上的落雷引入手中。看着手中逐渐形成的一颗雷球,一缕缕电光矫若游龙,仿佛要蓬勃而出。风绝按照上古炼器之术,双手一分,十指轮点,将之分成十二团,引动心火在掌心逐一祭炼,慢慢形成十二颗光滑温润、流光闪烁的雷珠,随着他的双手一牵一引间,十二颗雷珠形成一个造型雅致的手环静静的躺在风绝手中。
走入车内,轻轻的把手环戴在昏睡过去的沐浣花皓腕上。这些雷珠蕴含了天雷之力和风绝注入的大道之力,一旦引爆,称号武者之下只怕无人能够幸免,即使是称号武者,猝不及防之下也要手忙脚乱,留下给沐浣花防身倒也是一件利器。
静静的坐在车辕上,风绝心头涌起一丝怅然,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觉醒轩辕传承之后,虽然实力大增,得到了破碎虚空的奥秘,自己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称霸天下么?自己并无此心。努力回到原来的世界么?
只怕也没那么太容易,即使自己能够破碎虚空,过去的世界又怎知道是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呢?现在自己虽然身负绝世功法,却充满了虚幻感,也许忽然某一天会发现自己只是一只梦里的蝴蝶,又或者是造物者的一个玩偶呢!回头看看车厢里睡得香甜的绝色美女,总算是心头稍安,还好有浣儿,让自己心头稍安,不管前路如何,至少当前的自己是快乐的,这就够了。
一路想着心事,任由骏马随意奔跑,直到雨散云收,风绝才醒转过来,轻轻的把马车泊在路边,朝着神念中发现的十里之外的一片密林走去,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呢!
当风绝提着四只野兔和三只山鸡回到马车边的时候,沐浣花已经醒来,正站在车辕边上紧张的张望。看到风绝回来,忙跳下车迎了上去,双手挽住风绝的胳膊,依恋得道:「主人,你去哪里了?」
「我要给浣儿找吃的啊!怎么舍得饿着我的宝贝呢?」风绝笑着道。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白痴,看着少女激动的脸庞,风绝轻轻的放下猎物,让沐浣花去找一些柴禾来。看着少女兴奋的离去,风绝熟练的把猎物剥皮去毛,用水球术洗干净,等待少女拾柴归来。
「术法这东西真是好东西,不仅安全舒适,而且绿色环保」风绝美美的想道,「如果之前的世界有这玩意,肯定不用搞什么A派克蓝之类的。」想到上次经历的第八百二十九届A派克,真是不堪回首啊。
噼噼啪啪,燃烧的木柴炙烤着野兔和山鸡,风绝掏出前些时日在林子里发现的类似孜然和胡椒之类的调味料,轻轻的撒上去。看着抱膝坐在火堆边的少女,瞪大着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色泽金黄的食物,风绝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个世界的食物和武技一样粗糙,可能是人们过度的崇拜力量,才导致很多生活细节并不在意吧。
看着沐浣花拿着野兔,撕下一块轻轻放在小嘴里的样子,风绝心怀大畅,笑道:「可怜的小浣儿,小心不要把舌头吞下去哦。」
少女的大眼睛眯成了一个小月牙,可爱至极的道:「主人是坏蛋,浣儿的舌头才不会吞下去呢!你看浣儿吃的多斯文。」说着又撕下了一块肉放在嘴里。
自从跟了风绝,少女仿佛从秦侯府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表现的越来越活泼,仿佛全是都充满了青春和活力,也让风绝的心里充满了阳光。
「浣儿,下次路过镇子,记得买些酒带在车上,高兴的时候没酒助兴,平白少了几分兴致。」
「嗯」,少女听了风绝的话,温顺的点点头,依旧低头斯文却迅速的消灭着兔肉。
「贪吃鬼」,风绝笑骂道。
这时,忽然有一个苍老而洪亮的声音响起,「好酒么,老朽这里还有一口,不知小娃娃喜不喜欢!」随着声音响起,一个玄衣老者出现在二人面前。老人看上去念过7旬,身材修长,白发披肩,一部白须飘洒胸前,站在当地,宛若出尘。
看到忽然出现的老人,沐浣花惊讶的道:「老爷爷,你好厉害啊,嗖的一下就出现了,我都没发现你怎么过来的呢!」
老人看看少女,也惊讶的道:「小女娃,你也很厉害啊,十五六岁就到了5品,是谁家孩子啊?」
风绝也惊讶于老人的身法,自己虽没刻意用元神监控,但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周,也是绝顶高手了。看他问沐浣花的家世,笑着接口道:「老人家,相逢便是有缘,何必要问那么多呢?请坐。」
老人看看风绝,盘膝而坐,笑道:「你这小娃娃身上没有半丝武功,气度倒也从容,一日之内遇到两个有意思的小娃娃,有趣有趣!来,尝尝老头子的好酒。」
说着在身上取出葫芦,递给风绝。
风绝拔出酒塞,一股浓香扑鼻,其中夹杂了些许药香。不由笑道:「老人家倒也舍得这好酒,多谢了。」说着取出杯子,给沐浣花斟了一小杯,给自己倒了一大碗,便将葫芦递给老人。又回头嘱咐少女:「浣儿,不要喝太快,这酒很醉人的。」
老人笑眯眯的看着风绝道:「小兄弟慧眼独具,是认的老头子的酒么?」
风绝笑而不答,伸手摘下山鸡,递给老人道:「老人家尝尝这鸡肉,味道还不错。」说着举碗喝了一大口。
老人看着风绝若无其事的喝酒,哈哈大笑:「有趣有趣,小娃娃越来越有趣了!」
沐浣花看着老人大笑,奇怪地道:「喝酒有什么有趣的?」说着也喝了一小口,只觉一股热力自丹田升起,直冲顶门,不禁红着脸,吐吐舌头,叫道:「风哥哥,这酒好奇怪。」当着老人,她也不再称唿风绝为主人。
风绝笑道:「这是药酒,可以辅助修行,增长功力,烈一些也是正常。」
沐浣花瞪着大大的眼睛,惊奇的道:「还有这种酒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老人也惊讶的道:「小娃娃倒也渊博,你也学过炼药之术么?」
风绝道:「略知皮毛而已。」
老人笑道:「看来我们真是有缘,你们两个小娃娃此行要到哪里啊?说给我老头子听听,说不定可以帮你们一把。」
风绝道:「我陪浣儿去帝华学院求学,路经此地。」
老人奇怪的道:「小女娃去求学,你这小娃娃不用求学么?」
风绝道:「小子不通武艺,只怕帝华学院不肯收留啊。」
老人道:「谁说帝华学院只有武技,你这小娃娃真是孤陋寡闻,不知哪里也是炼药和炼器的圣地么?正好,我这里有块牌子,送给你,看看他们敢不敢不收。」
说着从腰间掏出一块木牌,丢给风绝,笑道:「小娃娃可不要弄丢了,我也就这么一块而已。」
说着,站起身来,笑道:「今天不仅吃了美味,还见到两个有趣的小娃娃,真是高兴。你们继续吃吧,老头子我要走了。」说着提着山鸡,咻的一下就没影了。
沐浣花好奇的道:「主人,你猜这位老公公是谁啊?轻功真是厉害啊!」
风绝笑道:「不管他是谁,总归是一位绝顶高手。浣儿喝了这杯酒,主人陪你去练功吧!」说着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沐浣花脸色羞红,气道:「坏蛋主人,就知道想这些!」不过还是乖乖的喝了酒,陪着风绝走向马车。
宽广的大道上,马蹄奔跑的脆响声、男人嘿嘿的坏笑声和女孩子轻嗔娇吟声又悠悠传来。
长路漫漫郎心畅,轻车快马裹红妆。
人如浮萍无知己,桃源洞里是家乡。
第四章学院
帝都,地处天州中央,九州繁华之地。
风绝和沐浣花在帝都最大的酒楼「楼外楼」内的靠窗座位上悠闲的聊着天,桌上摆着4道小菜和一壶美酒。风绝想着方才办入学手续时那人山人海的测试场面,和沐浣花因五品武者而震惊全场的有趣画面,笑道:「小浣儿现在可是整个帝都都为之侧目的小天才了,恭喜恭喜!」
沐浣花俊俏的面庞羞涩不已,不依得道:「还不是风哥哥总要人家……修炼。」
说道修炼的时候,又低了低头,小脸都快要藏到桌子下面了。
风绝见状大笑:「修炼有什么不好的,只需好好享受,就能增进修为。再说,浣儿当时不知叫的多欢快呢,哈哈!」
沐浣花俊脸通红,小手用力的拍打风绝几下,娇嗔道:「主人,不许说。」
娇羞之下,却是又叫起了主人。
风绝看着沐浣花娇羞美态,笑道:「小浣儿,主人忽然想在这里修炼了,你怎么看?」
沐浣花吃惊的小声道:「主人,这里好多人,不要在这里吧,我们去客栈好不好,大不了人家……人家……让你那样。」
风绝一边欣赏小女人的情态,一边却认真地道:「可是主人就是想在这里,你同不同意呢?」看着女孩泫然欲滴的眼泪,又接着道:「浣儿可以用手帕蒙住眼睛和脸,这样大家就看不到了,怎么样?」
「坏蛋主人!」女孩拗不过风绝的要求,又羞涩,又气苦的白了风绝一眼。
风绝道:「来吧,先到桌子下面,主人给你吃棒棒糖,对了,还要把裙摆露出来,让人家看看你的小屁屁哦。」虽然问过几次都不明白棒棒糖为何物,但少女还是扭扭捏捏的掀起裙摆,撅着曼妙而丰满的小屁股,钻进桌底,含住了风绝的肉棒。
风绝并不是一个喜欢分享女人的人,相反他在女人上非常「独」,自己的女人是决不允许别人占便宜。之所以这么逗弄沐浣花,其实已经布下了结界,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看到风绝的情况。风绝相信每一个女孩都是一个未开发的宝藏,只有细心的品味,慢慢的调教,一步一步的去熟悉和磨合,才能真正完全拥有和掌握一个女孩的一切,就像磨合一辆新车一样。这种过程是缓慢的,但却充满了乐趣,想想一个女孩在自己的调教下慢慢退去青涩,展露光华,就像一块玉逐渐盘出沁色,这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风绝品着美酒,享受着女孩的口舌服侍,近三十公分的大肉棒蓬勃而起,在女孩嘴里胀大,想象着少女拼尽力气也只能含进去三分之二的吃力模样,风绝不由得露出坏笑。叫道:「浣儿,出来吧,去趴在床沿,主人要对着街上的人操你。」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情不愿的少女屈服在邪恶少年的淫威之下,跪在长凳上,将双臂搭在低矮的酒楼围栏上,将小脑袋探出窗外。看着少女在桌下偷偷围在脸上的丝质手帕,风绝不由偷笑,所谓掩耳盗铃莫过于此。掀起少女的裙摆,露出浑圆的小屁股,啪的一巴掌拍在了上面,荡起一丝臀波,清亮的声音让少女一哆嗦。
风绝把肉棒轻轻的抵在少女的幽谷上,上下摩擦,一手拨开少女胸前的丝衣,露出挺翘饱满的乳房,缓缓揉捏,一手探出,按压着少女的阴核。感受着少女阵阵的战栗,风绝直到少女此时已是娇羞到了极点。
「浣儿,求主人操你,求的好,主人就进去,求得不好,主人就让你在这里给大家看着。」风绝邪恶的笑道。
少女嗫嚅这不肯开口,风绝大力的在阴核上按了一下,让少女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长鸣。终于,她还是屈服了:「主人,求主人来,来操浣儿,浣儿想要主人。」
看着少女略微摇动的美臀,风绝不由大喜,眼前的少女天生就是一个尤物,有些事情做起来虽然生涩,配合着她羞涩样子,却是浑然天成,将人诱惑的欲罢不能。眼见目的达到,风绝不再戏弄少女,一挺肉棒,凶狠的刺入了少女的花径。
粗长的肉棒一下贯入,让少女啊的一声闷哼,随即努力的闭上嘴巴,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但阴道里的媚肉异乎寻常的包裹着肉棒,却显示出少女此时的超强快感。风绝也不着急,轻轻的一下一下操干着少女,笑道:「小浣儿上面的最不出声,下面的小嘴却流了好多水啊,是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非常刺激啊,淫荡的小丫头?」
少女忍耐着肉棒带来的刺激,断续的嘴硬道:「才…才没有,浣儿…才…才不是…淫荡的…小丫头…」。
看着嘴硬的少女,风绝双手抓住丰满的臀肉,一下一下的用力拍打着,肉棒也一改温柔,如打夯一般用力的操干起来,每一下都插到了底。随着少年的拍打和操干,少女一下一下的闷哼着,苦苦忍耐着那恣意横流的快感,让自己不致叫出声来,她才不要让主人认为自己是「淫荡的小丫头」。
操干了几百下,看着女孩在自己的肉棒下苦苦忍耐的样子,风绝双手一探,把少女上身的丝衣整个拉下,露出整个洁白如玉的上身。少女华美的丝衣折皱着拥挤在腰间,露出全身的曼妙曲线,跪伏在长凳和床沿边,如小母狗般撅着屁股,淫靡之极。少女感到上身的暴露,叫道:「主人,不要。」
风绝道:「不怕,浣儿还有手帕挡着脸,没人知道跪在床边挨操的小母狗,就是帝华学院的未来天才少女。」
少女大羞,辩解道:「坏蛋…主人,浣儿…浣儿…才不是…小…小母狗…」
风绝大笑,双手把少女伏在围栏上的双手抓过,如御马似的一拉。顿时,少女上身向后一倾,秀美的双乳更加挺拔傲立,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和翘挺的小屁股形成一个诱人的弧度,也让风绝的肉棒插得更加深入。风绝笑道:「不做小母狗,那就做主人的小木马吧,驾!」说着用力的挺动着肉棒,快速的抽插起来。
急速的抽插击打的少女浑身战栗,喉咙中只发出嗯嗯啊啊的断续呻吟声,再也说不出一声成句的话来。看着少女越来越潮红的身子,感受到她引道中急剧的紧缩,风绝双手一合,单手抓住少女的双臂,另一只手一把掀去了蒙在少女脸上的手帕,叫道:「大家看,楼上的小淫娃就是帝华学院的天才少女沐浣花!」
感受到脸上的手帕被掀开,少女仿佛被拿走了最后一块遮羞布,刚要说话,忽的听到风绝的大叫,一时间仿佛感受到楼上楼下异样的目光刺在自己脸上、乳房上、屁股上或者双股之间的小穴上,哇的一声大哭出来,随之阴道急剧收缩,一股前所未有的高潮袭击而来,哭声夹杂着欢愉,极乐中略带着哀羞。
风绝只感到一股从未受到过挤压,让肉棒舒服的一塌煳涂,随着一团炽热的阴精浇在鬼头上,他也不再控制阴关,舒爽的发射在女孩娇嫩的子宫里。轩辕双修决自行运转,风绝发觉这次双修增长的能量仿佛比平时高了一倍有余,不由惊喜莫名,难道高潮的炽烈程度也能影响双修的效果么?
不过此时却也顾不得想这么多,总要先哄好了眼前哭的很伤心的女孩再说。
将几近赤裸的少女抱在怀里,一手揉捏着她的乳尖,刺激着她的快感,一手抚摸着香洁玉背,舒缓着她的情绪,亲吻着少女角色的脸庞,舔舐着她晶莹的泪珠。
风绝笑道:「小浣儿,哭什么嘛?在哭就成小花猫了,刚才修炼的不舒服么?」
女孩伤心的道:「主人是坏蛋,让那么多人看人家,以后坑定会把人家送给别人去玩弄,人家不要活了!」
看着女孩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风绝道:「怎么会呢?主人可舍不得我的小浣儿,怎么会把你送给别人呢?」
少女道:「那你肯定是不喜欢我了,这么多人看过我,你肯定不要我了,呜呜……」
风绝安慰道:「才没人看到你呢,主人布置了结界,他们都看不到浣儿呢,你听到有人出声了么?」
少女闻言,带着一股绝处逢生的惴惴不安,悄悄抬起头,偷瞟了一眼旁边的人,发现无人关注她,不由长出一口气,轻轻地在风绝的胸膛拍打着,叫道:「坏蛋主人,坏蛋主人,吓死浣儿了。」
风绝笑道:「小浣儿不乖了,不信任主人,还敢打主人,主人要惩罚你,去跪在地上。」
少女闻言,再次看看周围的人群,心下稍安,乖乖的背对风绝跪伏在地,熟练地高高的撅起小屁股,说道:「浣儿知错了,求主人惩罚。」
风绝看着女孩微红的美臀,大力的在上面一拍,「啪」,沐浣花浑身一颤,还没消散的余韵仿佛再次升起,「啪」又一巴掌重重落在浑圆挺翘的小屁股上,女孩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啪啪啪」,虽然明知道外面的人看不到自己,女孩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着,颤抖着。忽然一根手指插入到女孩的菊门里,重重的搅动着,女孩浑身一震,用力的扭动屁股想要挣脱,刚一动,又是重重的一巴掌,让女孩僵了一下。又一根手指刺入女孩的阴道,两只手指隔着一层薄膜相互触碰、搅动,伴随着一声声的啪啪声,女孩犹如温水中的青蛙似的,一下一下的颤动。
忽然女孩啊的一声呻吟,小穴犹如尿尿般冲出一股阴精,打得风绝手指发疼。看着迷离的趴在地上的女孩,风绝满意的笑了,抱起女孩,悄悄的离开。
——
次日,风绝带着女孩来到帝华学院正式报到,帝华学院地处帝都西北,背靠群山,毗邻大湖,占地极广。校门前,风绝身着一袭黑色袍服,一头黑色短发,丰神俊朗,沐浣花则换了一身纯白的武士服,配上绝色的面庞和凹凸有致的线条,散发出一股青春张扬的魅力,两人牵着双手,宛若璧人。帝华学院大门前依然人数众多,但却不似前几日人山人海,每一个通过测试的人都挺着胸膛,骄傲的走到新生接待处。
帝华学院分为三支,分别是武学、药学和器学,武学分为天院、地院和人院,新生统一分在人院学习一年,第二年修为达到五品便可晋升地院修行一年,第三年修为达到七品则能晋升天院,到达天院修炼三年后,学员去留随意,可以选择外出冒险、留校潜修或者干脆到下级学员任教,一旦修为达到9品,则会受到皇室关注,进行拉拢栽培。入学后一年不能晋升的,则留级继续修炼,但如果五年都不能晋升的,则会被学院请离,因为这代表武者基本达到瓶颈。事实上,即使被帝华学院请离,这些武者依然可以再小城或者中等城市得到一个很好的职位,一辈子衣食无忧。药学和器学则分类则相对模煳,要求也比较宽松,除了公开讲授基础常识的公共课程外,主要是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进行教学,毕竟炼药师和炼器师靠的是大量的实践,没有人手把手的交根本无法出师。
经过接待处指引,二人进入寻找自己的学院和宿舍,沐浣花虽片刻舍不得离开风绝,却也被风绝给支出去熟悉环境了,她的姐姐沐风竹和沐清月都在这里求学,昨天沐浣花在入学测试上一惊人,三姐妹相聚只怕要有一番热闹,自己在的话十分不便,还是去看看未来的学院吧。
帝华学院规划的纵横交错,法度森严,极有帝都第一学院的气象。正北纵列天地人三院,东西分别是炼药和炼器院,中央是巨大的演武场,毕竟这个世界的武者不仅要学武,更要知兵,否则只能成匹夫之勇,无足轻重。青石路宽广笔直,树木点缀其间,风绝悠闲的步入炼药院的大门。课堂很少,宿舍也比较小,占地最大的地方竟然是药田。一块一块的药田错落分布在各个宿舍的门前,形成一个个独立的小院子,看来每个炼药师的个性都是孤僻而骄傲的,他们似乎并不喜欢交流。
根据他在接待处掌握的信息,帝华学院除宿舍以外的设施是要以贡献值租用的,贡献值则要完成学业发布的任务获得,比如狩猎魔兽、种植药草、上交丹药或武器之类,那一块块药田虽看似归属于居住在其中的炼药师,可他们除了要雇用师弟打理药田,还要每月付出一笔贡献值维持,这样才能刺激他们不会懈怠,成为学院的蛀虫。
制度很好,但却不适合风绝,因为他的近期目标就是在学院里做一个米虫,因此在炼药院登记,确保以后上课不会被轰出去后,他就信步绕着学院转起圈来。
最终,他选定了炼药院身后的湖边。帝华湖,因学院而名,方圆足有百里,烟波浩渺,气浪蒸腾,传闻里面住着帝华学院的护院神兽「应龙」,这应龙脾气不大好,以前曾发生过教训学生的事情,是以学院内很少有人在此游玩。在湖边盖房对风绝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轻易的搭起木材后,用木刺钉住,虽然简陋却也颇有雅趣。随后用树枝围成栅栏,在房子周围圈了好大一块地做药田。
坐在门口的木墩上,风绝满意的拍了拍手,这地方天高海阔、树木成荫,的确是个定居的好所在。等浣儿来了,大可以来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嘿嘿,什么花呢?这真是个问题啊。嗯,还得弄艘木头筏子,带着浣儿到湖里面亲近自然,到时候幕天席地、胡天胡地,哎,这日子才是好日子啊。要不要回头勾搭个萌萌的小妹纸回来,带她看看鲫鱼,玩玩金鱼呢?浣儿估计也会同意的吧!想到得意处,风绝不禁淫荡的笑了起来。
修炼到风绝的境界,双修虽然可以迅速增长功力,使力量愈发强大醇厚,却无法再境界上提升,如何突破先天,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却也没有好的办法。每一个天人合一的高手都是通过不同的方法和道路,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炼心,只有心境圆满无漏,才能承受住天道的融合而不会迷失,不同的性格就有不同的圆满,好酒之人的大圆满就在天下美酒之中,嗜杀之人的大圆满就在无尽的尸山血海中。前世佛家问道——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或许只有降服住自己的心,一个人才能圆满无漏,无限接近天道把,才有大自在、大洒脱和大智慧吧。而风绝呢?在他没看清自己的本心之前,这一切都是空谈。
轻轻的摇摇头,自己还是太年轻啊,风绝无奈的想到。不过既然暂时突破不了心境,那就好好珍惜眼前吧,这花花世界,这万千美女,还真是令人眷恋难舍呢!
山外青山楼外楼,轻怜密爱几时休。
潜龙隐居帝都处,乃与红颜度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