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宗银风
淫宗银风

淫宗银风

黑皇宗,宗主殿

「少宗主醒了么?」

莫天行略显焦急的讯问道。

「宗主不用担心,少宗主虽是被斗宗劲气击伤,但击伤他的那位斗宗斗气极其虚浮,根本没有伤及生命,也许只是想出手教训他一下罢了。」

「没生命危险就好,不过真是奇怪啊,崖儿怎么会得罪一位恐怖的斗宗强者呢,而且还是赤裸的,」

莫天行没有到现场,所以不知道地上还有女子的衣物碎片,所以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只好作罢。

另一边,小医仙急速飞行了没多久,体内的斗气又运转困难,一头栽倒在树林里,双膝和玉手撑在地上大口喘气,小穴里不断流出伴着血丝与精液丝的淫水,骚痒的恨不得自己去揉揉。

可是她咬了咬银牙,艰难的向前爬去。

过了半个时辰,小医仙刚才坠落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赫然便是交与莫崖「封宗情欲散」

的银风,这是一个相貌极丑的中年男子,实力不过七星斗王,身份却已是淫宗的长老。

只因他修成了宗门内的一-门奇功-天欲指,又炼制成了帝淫环,淫术方面的造诣宗门内少有人及。

这次出宗银风有带了不少「封宗情欲散」,可谓是无法无天。

银风沾了点地上的水渍闻了闻,丑陋的脸上笑意森然,「这女人,好厉害呀,竟然短暂冲开了‘封宗散’,看来莫崖这小子没舍得用完啊,哈哈,让这等厉害的女子臣服胯下才是人生第一美事啊,跑不了,跑不了。」

一块巨石之上,一位清丽动人的女子衣衫不整,秀发散乱,象牙般的肌肤大片大片的暴露在宽大的黑衫里,她呼吸沉重,正在抵抗着什么,此女子便是正在调息的小医仙。

经过一阵认真的调息,加上厄难毒体居然吸收了一部分药性,渐渐的小医仙感觉到了几丝斗气的流动,正待欣喜之时,斗气的流动却戛然而止。

小医仙焦急的尝试着运气,可是直弄得自己情欲顿生。

天空中出现一双黑色斗气翼,一个丑陋的中年男子从天而降,不怀好意的看着小医仙单薄的长衫下再无任何衣物的玲珑玉体。

小医仙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斗宗气息爆发而出,虽未见对方脸色有变,却还是冷冷的说道:「你打扰了本宗修炼,不想死便速速离开此地。」

同时杀意涌出,不想对方却是一笑。

「好生聪敏的小妞,还在耍威风啊?刚刚你可是吸入了双倍‘封宗情欲散’,乖乖的爬过来任我摆布吧。」

「混蛋!你和莫崖是一伙的!」

小医仙听到羞辱已是怒极,凝聚起刚刚调息是流转出的斗气。

「何苦强行运功呢,一会搞得自己淫贱起来,还要求我干你呢。」

银风兴奋的说道。

「住口,大胆淫贼,小小斗王也想染指本宗,本宗这便杀了你!」

小医仙素手一推,一股磅礴的斗气向着银风射去,银风一时惊诧,未来得及闪避,若被击中,必定丧命。

可是小医仙因为全身乏力,这一掌居然没打在银风身上,反而是自己用尽了最后一丝力量,彻底无法反抗,体内斗气固若金汤。

银风反应过来后哈哈一笑,又怒从中起,狂妄的吼道:「我的确只是一个小小的斗王,不过,待会你这高高在上的斗宗可会被我压在身下,不知羞耻的婉转承欢!怎么样,你打出如此狠辣的一击,现在你那贱穴已经在哀求我的大肉棒了吧,看你那欲求不满的样子看,贱货,还想杀老子!」

斗气散尽,银风的话刺激得小医仙面红耳赤的向后倒去,银风眼疾手快,在小医仙落地前接住了她软绵绵的娇躯,并一把扯下了那件长衫,雪白的玉体暴露在银风面前,使之一阵炫目,不得不感叹一番。

而小医仙却是因为赤裸的自己被搂在男人怀里而羞愤欲绝,可惜她连自尽的力气也没有了。

「你还真挺得住,」

银风捏住了小医仙娇柔的阴蒂,弄得本就在淫欲散下敏感无比的小医仙反射的挺起了腰臀,银风粗糙的手指更是借势钻进了湿滑的阴道。

「啊、、、呃、、、本、、、本、、嗯嗯、、宗、、、一定、、、啊、、、啊、、将你碎、、、哦、啊啊、、、、万段!啊、、、、啊啊、、、、」

小医仙发狠的话语毫无恶感,却也是让银风略有不爽。

银风面色一寒,冷哼一声:「哼,不知好歹的女人,老子等不及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玩遍你全身,现在先操你一次,让你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说完一把放倒小医仙,迅速褪去自己的衣物,挺起一根极其粗大的阳具,在小医仙的阴唇上摩擦起来,湿润棒身。

虽然只是摩擦,但也带给初尝人事未久的小医仙强烈的快感,小医仙挣扎起来,想逃离这种使人沉沦的感觉。

银风却用力的钳住了她的柳腰,把阳具一下移,缓缓插进了她的阴道。

小医仙带着哭腔叫起来:「啊、、、怎么、、、怎么这么大啊、、、、别进去了、、啊呜、、、、哦、、、呜、、、不要啊、、、、疼、、、太大了、、、、啊、、、」

银风毫不伶惜的抽插起来,斗宗的肉体怎么会这点程度都承受不了?在银风的抽插下,小医仙的情欲全面爆发,大肉棒摩擦着里面敏感的嫩肉,激发出无穷的快感,冲击着小医仙的意识,那种满胀充实的感觉,逐步将她带入深渊。

「嗯、、、嗯、、、嗯、、、、、啊、、、嗯、、、、、」

小医仙紧闭着嘴,只是嗯嗯的呻吟着,努力不让自己浪叫出来。

「居然还能这么平静,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如此毅力,真是令人佩服。若换成寻常女子,早就忍不住淫言浪语了,你可真是个极品冰美人呀,不过,到此为止了。」

银风诡异的一笑,双手平起,二指成奇异形状,斗气涌向指间,双手泛起银光,两手交换了几次印决,左手突然点在小医仙小腹。

「天欲指,植天之欲!」

几道银芒快速在小医仙体表形成一个印记,并没入其体内,顿时星语心愿娇躯一震,快感徒然扩大。

这是,银风的右手又动了,一指点在小医仙的额头,一道比刚才还要清晰的银光钻进她脑内。

「天欲指,固人之淫!」

银风双手带着银芒从小医仙双肩游走到双乳之上,手掌经过的地方像水波一样漫开一圈圈银光,双乳处更是被银色覆盖,之后几道银线蔓延而出,与小腹上的印记连成一片。

做完这些,银风又猛地吧阳具抽了出来,银色光华全部聚拢到他的阳具上,然后他又迅速插了进去,银线又玉穴展开,将小医仙由臀部至大腿小腿走完,最后与小腹相连。

此刻,所有银线猛的消失在小医仙身上,只留下一道道若有若无极淡的纹路,平添了一丝艳丽。

完工之后,银风奸笑着慢慢抽插起来,小医仙则在扭动了几下后睁开了眼睛,眸子银芒闪过,小医仙立马崩溃在银风胯下。

「啊、、、啊、、、、好舒服、、、啊、、、、嗯、、、、你、、、你对我、、、、做、、、哦、、、哦、、、啊、、、、了、、、、啊、、、、什么、、、嗯、、、、啊、、、啊、、哦、、、、哎呀、、、、舒、、啊、、舒服呀、、、、、为什、、么、、啊、、、哦哦、、、嗯、、、、啊、、、、会这样、、、、你、、、啊、、、、啊、啊啊、、、、快一点、、、哦、、哦、、、、啊、、、」

听到小医仙终于矜持不住,银风心中止不住狂笑,调侃道:「哦?你这是什么口气?」

「嗯、、、哦、、、、嗯、、、啊、、、、你、、、、你、、、、」

小医仙自己扭动得更厉害了,寻觅着那根肉棒的快速摩擦。

「你什么啊你,不会跟着潜意思里的话喊出来么?」

银风再次放慢了速度,期待小医仙能喊出天欲指烙印进她脑海里的淫语,这样冰冷清纯的女子说出那样的话,岂不刺激?「没有、、没、、、啊、、、、嗯嗯、、、、」

小医仙双手掩面,支支吾吾,但银风没有任何反应,终于是受不了了,「求、、、求你、、、干我吧、、、」。

银风一愣,接着便是狂喜,小医仙见他还没有动,居然是说了一句「求你干死我吧、、、快一点嘛、、、、、求你了、、、呜呜、、、」

「哈哈哈哈,斗宗啊!斗宗!你这下贱的母狗终于求我了」,看到在天欲指的影响下豁出去了的小医仙,银风感觉出了一口恶气,满足的一边大力抽插起来一边大叫:「好啊,满足你这恬不知耻的淫乱女人,还装清纯,哈哈,干死你。」

银风翻过小医仙,提起她的腰,使之跪趴在巨石之上,从后面扶住她的翘臀,猛烈的抽插起来,听着小医仙美妙的呻吟,问道:「爽不爽,母狗?要不要再用力点?」

「啊、、哦、、、、好、、、爽啊、、、、、嗯嗯、、、、额、、、要、、、、用力、、、、用、、、用力干我、、、、干我这斗宗、、、母狗、、、啊、、、、、哦、哦、哦、、、、、、啊、、、、、嗯、、、、太舒服了、、、、啊、、、、、我是、、、、是母狗了、、、、、求你、、、、再用、、、啊、、、、力啊、、、、、」

小医仙完全迷失了,意志被天欲指所摧毁。

小医仙银眸迷离,极其淫媚的表与之前清纯冷俏的气质大不相同,口水也沿着微张的嘴唇流至雪颈,和淫水一样的滴落在巨石上。

她雪臀高高翘起,身体柔美的曲线配合着银风的凌辱,玉穴吞吐着巨根,如痴如醉,乐在其中。

银风得意的自语:「什么烂斗宗,哼,还不是被我操得淫水直流。」

狂风骤雨到最后关头,小医仙已高潮多次,早已臣服,只求奸淫,银风却认真起来,斗气翻涌,印法层出。

「小贱狗,可愿意天天被我操啊?」

「啊、、啊、、、、嗯、、哦哦、、、、、愿、、、愿意、、意、、、啊、、、、、好、、、好喜欢、、、、、舒服啊、、、、、」

小医仙自己动起来,不停地寻欢。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哈哈,我这就来完成天欲指最后一步!」

银风快速的点击着小医仙几处重要的神经大穴,使之暂时化开,容易入侵。

然后从小医仙脑部引出一条银线,链接刺激各处大穴。

「天欲指-种我之精!」

银风的精液没有征兆的喷发而出,全数射入了小医仙的身体深处,被其完全吸收。

同时小医仙又达到高潮,银芒一闪,此刻,性交的感觉、高潮的感觉、被内射的感觉、这个男人精液的气息全部深深的烙印在小医仙的身体各处及脑海,等化开的穴位凝固,这些便与之彻底融为一体,再也无法磨灭。

小医仙因为体力透支晕了过去,银风疲惫的躺在一边,喃喃道:「费尽心机,得到了此等性奴,虽又降五星实力,但是,值!哈哈。」

待银风恢复了些体力,便捡起长衫一裹小医仙美妙的胴体,带着她向淫宗最近的据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