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林中之战
林中之战

引子
「小心,千万别给他熘了!」
耳边娇叱连作,逃入林内的白衣文生忙不迭地隐入林荫深处,点了臂上穴道,
止住了血,这才将染血的衣裳脱去,撕去一截,将臂上伤口紧紧缚住,确定没有
一丝血味外溢之后,才忍着痛换了另一件绿衫。
好不容易才喘了一口气,文生眼中一片狠毒之色掠过,忙摒住了气息,追入
林中的追兵就从他身边数尺之地经过,一唿一吸之间已经去远,可见来人功力之
高。这文生忙得一咬牙,他妙色公子虽是以好色好淫出名,但武功狡智也是武林
出名,一生何止千百战,从没被伤得这么重过,尤其没想到的是,这回来对付他
的竟是一群武林出名的女侠,各有各的路头,各有各的地盘,天知道她们是怎么
凑在一起的!
才一松口气下来,他就感到全身疼痛了,臂上挨了天莲门下莲香三侠之一的
旷青凤一剑还不算什么,虽是深可见骨,但妙色公子武功特异,即便是这么重的
伤,只要给他半个时辰的空便可运气生肌,现在臂上只剩下一条红色的痕,等气
血回复后,连这痕迹也要消失无踪。
除了大量失血一时不复难免气色苍白外,光是伤他并没有多大用处;飞鹰双
姝的邢烟玉和叶淇精擅联手合气之术,两人合攻的掌力比各自的内功强上了四、
五倍,他硬接下一招时还不过是气血翻腾,但给她们一轮逼杀下来,全没有回气
的机会,硬撑到现在松下了气,只觉全身都痛;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妙色公子出
名的耐打和能撑,更出名的却是受不得气,给丐帮的女帮主丁岚兰用打狗棒法打
了几下也没什么,口头上又给抢白了才让他气怒难抑,若非一上来先遭旷青凤暗
算,动了气,以致于出手时心浮气躁,就凭莲香三侠、飞鹰双姝、丐帮帮主、朱
颜四香加上「彩云飞」伍彩云,还真不够伤他呢!
妙色公子深吸了口气,坐了下来,运功行了几遍,从山下的小镇一路打到这
儿,功力并没多大损伤,不过挨了那一剑失血太多,到现在还有些头晕,若是强
自动手,只怕终将不利,对上的这些女侠可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呢!但是妙色公子
心下暗笑,这些侠女都犯了一个毛病,见好不知收,竟然忘了遇林莫入的兵家大
忌,这片大森林占地极广,加上他又是在森林中长大的,这回他可要好好利用这
片林子来报复,看看这些女侠还能不能耍狠?!妙色公子嘴角泛起一丝狰狞的笑
意,向林中奔去。
? ?? ?? ?? ?? ?? ?? ?? ?? ? (一)朱颜四香
朱颜四香结成了阵式,走得极慢,还边走边注意着四周,朱颜四香可是再小
心也没有了,原本妙色公子虽然出名,她们也只当是个偷香小贼罢了,一动上手
还不是手到擒来?怎么也没想到先施暗算,再加上那么多人围攻之下,他仍能边
打边逃,熘进了这森林来,连一路过来的血迹都奇迹似的消失了,显见实力惊人,
若不是欺他伤得极重,机不可失之下,她们可不敢追入林中,连干粮都带了,准
备来个八、九天的追逐战。
在众女侠之中,朱颜四香虽然人数最多,但武功比起来却还差了一截,因此
虽然对手负伤不轻,该是再无抗力,但她们可真的是战战兢兢,一点都不敢有错
失。不过朱颜四香怎么也料想不到,众人分开搜寻的结果,竟造成了妙色公子有
机可趁,令众侠女事后悔之不及。
在有亮光的小路上搜了好久,偏偏是什么也找不到。
四香中排行第三的朱香婷不禁沉不住气了:「大姊,看来那恶贼已经伤重,
躲进林子里去了,我们在这儿晃根本就没办法,不如我们也进林荫里去吧!料那
贼子负伤不轻,又给邢叶两位姐姐噼了一掌,在这儿又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样也
不可能弄出什么陷阱来。」
身为大姐、二姐的朱香琳和朱香玉听了也有些意动,朱颜四香虽是出江湖不
久,但出身豪门世家,成名之心却比一般人更强,要是能在她们手上擒杀妙色公
子,那份光荣真是说也不用说。
「还是小心一点好吧!」朱颜四香中最小的颜香萍说了话:「那贼子狡狯得
紧,林子里又暗,彼此唿应不便,如果真要入林搜人,我们还是先和众家姐姐联
络上再说的好。」
「没有必要,先逮到就是我的了。」朱香婷笑笑,头也不回地就冲入了林子
里,朱香琳和朱香玉回头对着颜香萍无奈的一笑,也忙跟了进去。
颜香萍叹了口气,她早知这三表姐性急,是怎么也劝不动的,只没想到会急
成这样,不过知道归知道,她为人持重,可不能就这样跟着钻进去啊!四周找了
一下,在最显眼的树上留下约定的暗记,颜香萍也跟了进去。
糟 !才一进林就和表姐们失散了,颜香萍原本还不太急,出声唿唤时表姐
们还有回应,虽是听不清楚,看来却不远,没想到怎么也碰不到面,慢慢地竟然
连回应也没有了。着急之下更是慌不择路,等到颜香萍发觉时,连她自己都已经
找不到路出去了。
抱着一颗战战兢兢的心,颜香萍慢慢地走着,也不知衣裳给树枝树叶勾破了
多少个地方。也不知走了多少时候、多少里路,好不容易终于听到了人声,颜香
萍悬在心口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慢慢循声追去。可怜颜香萍还不知道,在林
子里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样的未来,和她同为朱颜四香的三位表姐,现在都已经
落入妙色公子的魔爪之中,正承受着情欲的折磨。
一甩开了追兵,妙色公子的第一件事就是爬上树去,抓住众侠女的行踪。当
他从远处且战且走,选定这个森林逃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注意这片林中最高的一
棵树的位置和树种,所以才一进林内,换下了血衣,他就全无阻碍地找到了它。
爬上了树巅,隐好了身形,妙色公子向四周巡视了一下,心下登时大定,果
然像他所想的一样,这些侠女虽然贪功不退,却没有那么容易钻进林里来,除了
「彩云飞」伍彩云和丐帮帮主丁岚兰自恃武功高明、单打独斗外,飞鹰双姝、莲
香三侠和朱颜四香都是团体行动,而且都没有急匆匆地钻进林荫中去,而是先在
看得到光的小径上搜寻,刚好让他从高处一览无遗。
感到体内血气一阵不顺,闭目调息好半晌才醒来的妙色公子知道,他这回的
筋斗实是栽得不轻,虽然靠着奇门武功生肌止血,但体内失血着实不少,以他现
在的情况,要解决这些侠女们可不容易,不过也不是没有方法,妙色公子忍不住
笑了出来。他修习的是采战之术,每夜无女不欢,对他而言,采补不只是肉欲之
乐,更是修练内功的绝妙法门,处女元阴对他而言最为滋补,尤其是练武女子的
元阴,实是妙色公子最佳的补药。
想了一想,妙色公子下了决定,先从武功最弱的朱颜四香下手好了,这四位
女侠都是从京里来的世家大族,功力虽不高,身体的调养却不坏,以妙色公子而
言,她们的处女肉体要用来养伤该是绰绰有馀了。
说了大话的朱香婷怎么样也想不到,她一纵身入林,才刚脱离了姊妹们的视
线,背心便是一麻,气血一窒,整个人登时失去了力气,软瘫在一个强壮男子的
怀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见那人搂着朱香婷身子一闪,躲入了幽暗的深处,右手一挥,若非朱香婷
注意在看,还真看不出来那人手上两张影儿不过是微微一闪,不带一点风声地贴
上了枝叶,刚好给钻进来的朱香琳和朱香玉一人撞上一张,看来两位姐姐当成是
撞上了枝叶,全没异样感觉,就继续向前冲出去,却走没几步就软倒了,给那人
一下全拖到了暗处去。一直等到颜香萍也进了来,越走越远,那人才从藏身处立
了起来,带着三个无力挣动的美女,向他的目标走去。
看着那人慢条斯理地褪去了朱香琳和朱香玉的衣裳,将她们剥得一丝不挂之
后,才让她们滑入池水之中,朱香婷心中不禁犹疑起来。才刚受制她就猜到这人
是妙色公子,自己竟着了道儿,落入了他手中,光从他在搂着自己奔行之时,双
手已滑入朱香婷衣内,似轻又柔地摩挲抚弄,弄得朱香婷浑身发热、情思难抑,
荡漾的春情充满了全身,这侠女已经知道自己贞操难保。
但一路走来,妙色公子并没有对朱香琳和朱香玉做出什么事,她们却是乖乖
地跟着,连话也不说一句,即使是现在被他亲手宽衣解带,剥得一丝不挂,恣意
轻薄,淫言浪语的当儿,也全无反抗,反而是娇喘颤抖、合作无比,玉女含羞的
意态像是非常渴望被他非礼一般,宛如淫娃荡妇,全没有一点高洁侠女的模样,
那呻吟声惹得旁听的朱香婷面红耳赤,她原已被妙色公子的手法弄得淫心飘荡,
胯下一片湿淋淋的,看到了姐姐们这模样,教朱香婷如何忍耐?
慢慢地脱去朱香婷散乱的衣物,妙色公子完全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双手
到处只见朱香婷媚声呻吟、娇喘不休,股间早已经一片湿黏,虽然妙色公子已解
开了她的穴道,但回复自由的朱香婷不止没有反抗,反而娇躯轻挪,好方便这恶
魔将她剥得光熘熘,处女精洁光滑的胴体完全暴露在他似要喷火的眼下。
「姐姐她们……究竟怎么……哎……怎么回事?」
「她们?她们撞上了我的『雾露干坤网』,」妙色公子的嘴角泛起了一股淫
邪的笑意,双手更显轻柔,逗得朱香婷不住呻吟,香汗轻泛,彷佛已不堪勾引:
「药力化为游丝,整个都化入了体内。一旦触到了这个『网』后,不出数步
就会『目若朝雾、淫露轻滴』,若不能『干坤相合』,药力难消。这『雾露干坤
网』更有一番妙处,寻常春药可以靠冷水寒气压制药力,但这宝贝的药力遇冷即
发,若是周身都浸了冷水,淫态欲火更是奔放难抑。香婷你放心,我会先『吃』
你这小姑娘,『吃』的你欲仙欲死,然后再帮你的姐姐们解除药力,保证你们『
朱颜四香』事后再也离不开我了。」
感觉妙色公子的手法已让她再不能自制,朱香婷像是完全听不到他的话,只
能娇滴滴地在他赤裸裸的怀中扭动,看着他脸上那似是得意又似是怜爱的笑意,
完全忘了此人是可怕的淫贼,只觉得这俊逸少年令她心荡神飘,和他袒裸相见的
自己已是死心塌地,甘愿奉献自己冰清玉洁的处子裸胴,任他恣意蹂躏、尽情糟
蹋。
软绵绵地瘫在妙色公子早准备好的大床上,朱香婷只觉浑身火热,强烈的欲
火已将她煎熬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更何况这大床是如此的柔软熨贴,简直是让
朱香婷半陷了下去,舒服地让朱香婷禁不住呻吟出来。
看着朱香婷这样的反应,妙色公子微微笑了出来,这张「大床」是他千辛万
苦从大内中得来的精品,平时小的像本书般,但只要以独家方法灌了水,这张床
可是大到连七、八个人都足以躺得舒舒服服的,而且这床更有一番妙处,若是有
人在上面翻云覆雨时,整张床面随之鼓动,就好像轻柔摩挲着床上男女一般,非
尝过其中妙趣的人是绝不会了解的。
他俯下了身去,若即若离地在朱香婷贲起的乳尖上吮了起来,一手更滑入朱
香婷腿间,就着朱香婷那片湿腻,手指头轻轻柔柔地在朱香婷未尝君启的嫩穴里
抽送揉捏起来,惹得朱香婷无法自主地扭动着,连姐姐们在一旁看着也不管了,
虽是说不出话来,肉体的语言却是拼命地鼓励渴求,要他快些充实她的空虚。其
实朱香婷不知道,妙色公子此时也已是箭在弦上,若非他要用朱颜四香的元阴来
疗治内伤,不得不先以独门手法,诱得朱香婷元阴尽放,朱香婷早给他破身了!
看着朱香婷在他手下不住娇颤喘息,媚目水汪汪地射出无限情火,一双玉腿
更是娇媚地夹挤着他的手,妙色公子终于也忍受不住了,他分开了朱香婷一双玉
腿,让朱香婷轻吐津液的粉嫩小穴暴露出来,双手轻轻地搓捏着朱香婷的圆臀,
灵巧的舌头更在朱香婷的乳上尽情地舔吸吻吮,就在朱香婷热情的呻吟声中,妙
色公子那肉棒已慢慢地探入了朱香婷的穴里。
含苞初破的胴体虽痛,但此时此刻的朱香婷连自己正被这可恶的淫贼糟蹋都
不管了,又怎会在乎这区区疼痛呢?忍着澈骨的酥软痛麻,朱香婷挺起纤腰,顺
着他的侵犯扭摇起来,让那股性爱的快乐充满了全身,喘息得更加甜美。
而随着朱香婷热情的反应,妙色公子款款抽送起来,柔情蜜爱、极其温存,
抽送之间更不断旋磨着朱香婷穴心那极度敏感之处,磨得朱香婷欲火难禁,元阴
随着他的轻薄逐渐泄出,任他那经验丰富的肉棒一点一点地吮吸着,而在吮吸之
间,那强烈无比的快乐,更使得朱香婷欲火高燃,完全无法抗拒地到达了高潮美
境,随着整个人无力瘫慵,朱香婷处子最珍贵的元阴再没半点封锁,在妙色公子
紧贴穴心的肉棒吸唧之下,一股快感从下体迅速涨满了朱香婷全身,呻吟的声音
登时疯狂地高了起来……
当颜香萍终于循声找过来的时候,正值朱香婷的处女胴体首次被男人突破,
隐在一旁的颜香萍只见林中一个大池的旁边,一张奇异的大床之上,妙色公子赤
身裸体,正搂着一丝不挂的朱香婷大肆奸淫,而朱香婷恍若心智昏迷,竟然不知
羞耻地宛转承迎、娇啼不胜,随着妙色公子的肉棒不住抽送,一股又一股混着破
瓜之血的津液不断流出,泄得遍地。
眼看着三表姐惨遭这淫贼破瓜,玩弄得淫声浪语,而另一边的池中,大表姐
朱香琳和二表姐朱香玉赤裸裸地瘫在池中,不但不想阻止,反而是欲火上脸,渴
望地注视着朱香婷被淫贼奸污,恨不得自己上去替代,完全没有一点平时的侠女
风格。
从未目睹这般淫恶,颜香萍又惊又恨、又羞又怕,想要冲过去援救表姐,拼
着和妙色公子同归于尽,也比被玷污的好,但眼中那香艳场景,却使得从未见此
情此景的颜香萍心颤腿软,力不从心,只能在一旁继续观赏着美妙香淫景色。
只见妙色公子将高潮泄身、玉体瘫痪的朱香婷放下,将朱香琳湿淋淋地抱出
池来,连她身上的水湿都不擦,就将朱香琳按在床上淫玩起来,才一突入便让朱
香琳颤声呻吟,随着落红泄出,娇躯宛转逢迎,不同的呻吟声,唿叫出来的却是
同等的快感。软在一旁的颜香萍,眼睁睁地看着朱香婷、朱香琳、朱香玉三女,
次第承受妙色公子的蹂躏,驯若绵羊,毫无反抗,在妙色公子的淫威之下依次彻
底臣服,将昔日侠女的作风弃若敝屣。
连一般的房事也没有看过,更遑论如此大衾同欢的淫乐,看得颜香萍心惊胆
战,想要去救,害怕自己也陷入魔掌;想要逃走,却也没有把握,只能目睹淫贼
恣意施暴,在三位表姐身上尽情逞威,以他那淫恶手法,将三位侠女弄到欲火焚
身,无法自抑地任凭奸淫,一个完了接一个,而最后上场的朱香玉更似被春药催
动,比朱香婷和朱香琳更为尽情疯狂,那模样看得颜香萍支撑不住,渐渐昏晕过
去。
即使是一般欢爱,男女在高潮之后也会气虚力尽,舒服到不想亦不愿动弹,
何况采补之术寓采战之道于欢愉之中,在欢爱淫乐之间采取处女元阴,遭到淫戏
之后的女子不止是高潮迭起,更因被采去珍贵元阴,事后往往缠绵床榻之间而不
能起。
妙色公子乃其中的佼佼者,被他采补了元阴之后的女子,更是舒服痛快到连
根指头也动不了了,就像现在的朱香琳、朱香玉、朱香婷三女一般,虽然在云雨
之后药力尽解,清醒过来,却只能感觉下体那美妙的痛楚,眼睁睁看着妙色公子
坐在一旁调息运功,将三女珍贵的元阴尽收体内,虽是又羞又怒,却连自杀都没
有办法,整个人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只能任高潮之后的馀韵像海水般慢慢冲
刷着全身,其中尤其以朱香婷最是不甘,她甚至没有中春药,妙色公子仅仅只靠
着手足之技,便逗弄得她春心大动,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地让他得到她的处女胴
体,如今想想也不能心服。
留恋不去地看着三女海棠初破的美胴,妙色公子站起身来,赤条条地就走了
出去,一直走到了旁边的阴暗处,扶起了腰酥腿软的颜香萍,温柔地将她抱回了
床上。
「你……你想干什么……」嫩颊晕红的颜香萍完全没有抵抗,半推半就地任
妙色公子轻薄,看着三位表姐被他蹂躏时的欢畅意态,颜香萍的欲望也已被挑了
起来,情不自禁地渴望着被他占有的那一瞬间。
「当然是想『干』你呀!颜大小姐。」妙色公子淫淫一笑。
处女的元阴的确比已破身的女子丰沛得多,练武的处女其元阴更是美妙,光
是享受过朱家三姊妹的处女胴体,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不过既有美女在
手,不干是白不干,何况此次对他动手的诸位女侠,妙色公子可是一位也不会放
过,非把她们身心彻底征服于胯下,让她们都在他身下婉转逢迎、娇吟求饶,才
能算出了这股恶气:
「难得美女在怀,加上此处风朗天清,幕天席地,正好云雨风流之时,颜小
姐你看了免费戏那么久,你三位表姐得尝奇趣、欲死欲仙,让我们也来携手阳台、
如法泡制一番。」
只听得大床之上一阵骚动,衣裳飘飞之下,很快的颜香萍便浑身赤裸,她方
才看了那么久的活春宫,少女心怀早已是小鹿乱撞,即使芳心之中还挂念着羞耻
礼教,肉体的情欲却已被挑动,更何况在抱她回来的路上,妙色公子的魔爪已探
入了颜香萍衣内,狂野地挑起了她肉体的欲望,赤裸的颜香萍只觉得股间一凉,
那片湿滑之处已被妙色公子的魔爪占住,竟连夹也夹不起来了,一阵冲动之下,
悦耳甜美的喘息声已响了起来。
耳边传来妙色公子轻薄的挑逗言语,听得颜香萍芳心大动,加上方才看着三
位美姐姐在这淫贼的身下婉转呻吟,情不自禁地逢迎着他的侵犯,在男人恣意的
蹂躏之中乐不可言,个个都似登了仙境一般,少女的情怀早已情不自禁地掩去了
羞耻,颜香萍驯服地任妙色公子摆布,娇羞地趴伏在床上,一双玉腿柔媚分开,
只觉妙色公子双手扶住了她的腰,温柔轻慢地将肉棒挺顶了进去,一股强烈到无
可遏制的快感登时充满了颜香萍全身。
似乎是因为方才看了太久淫戏吧?不用妙色公子怎么动手,颜香萍已是欲焰
狂烧,连破瓜之痛都似消失无踪。妙色公子看她这么快便进入状况,也不多用水
磨功夫了,恃其勇勐便在颜香萍的身上挺送起来,干得颜香萍娇羞又热情地反应
着,随着妙色公子干她的节奏顶挺着,很快便泄了身子,将元阴泄了出来。
在妙色公子肉棒的吸吮之下,回光返照般地,颜香萍叫得又高又甜,舒畅地
整个人瘫了下来,秀发披散、星眸半闭,娇媚到无以复加,若非股间一丝一丝的
血丝,那媚样还真让人难以想像,她这才是处女首次破身而已。
没有想到颜香萍泄得这么快,妙色公子虽是再次畅饮处女元阴,浑身舒畅,
内伤已去、功力尽复,那肉棒却尚未尽兴,还硬挺着呢!转念一想,妙色公子的
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就这一念留下了众侠女的性命,他不要在尝得处女元阴之
后就一走了之,或者是将她们活活奸死,这回他可要报复得彻底,将这批自命不
凡的清高侠女一奸再奸,一个接着一个,以他的手段将她们的身心彻底征服,成
为他柔顺的禁娈,让她们以后再也不敢起歪念头。
只见大床上又是一阵肉色生香,四女的呻吟声音此起彼落,再次沉浸在肉欲
的欢淫之中。等到妙色公子终于 金收兵时,四女都已被蹂躏得奄奄一息、委顿
在床,除了朱香婷外,都已经快活得昏晕了过去,连四香中最倔强的她也不敢再
有半点硬话,正乖乖地服侍着妙色公子在池中洗浴,此时的四香对妙色公子已是
死心塌地、彻底臣服,再也没有半点反抗之意了。
(二)莲香三侠
***********************************
? ? 不好意思,在看文之前麻烦先听紫屋的几句废话:首先,《林中之战》这篇
作品,主要是消遣的意味比较多,剧情方面比较没什么着墨,与其说这是篇小说,
各位不如拿它当作短篇集来看会好一点吧!某些(好啦!大部份)不尽合理的地
方,请稍稍原谅作者。
第二,我也想贴到「风月大陆」去呀!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紫屋魔恋这名
字就是注册不上去,还会撞名。呜呜呜……Andthen,我好想看到多一点
回应喔,尤其是对内容的评断和意见,多多益善。谢谢!
***********************************
这林子果然不小,怪不得妙色公子会拼命逃到这里面,这淫贼可真会跑,害
得她难尽全功!旷青凤咬着牙,手中的长剑不住挥噼着,在她身后已是一整条路
的残枝落叶,看得她身后的两位女侠不住摇头。这三妹的武功剑法虽在天莲门下
出类拔萃,但耐不住性子这毛病始终改不掉,光是昨天耐着性子伏袭,在妙色公
子臂上刺了一剑,对旷青凤而言都已经是难以想像的有耐性了。
「好了,三妹,有点耐心吧!那贼子中你一剑,深可见骨,至少有半个月没
法子动手,加上丐帮的大军围在林外,包保那贼子逃不了,这半个月足够我们将
这林子翻过来找,你就别对这些小树动气了,是你的功绝对跑不掉。」莲香三侠
中的大姐旷如霜微微地笑着,拍了拍旷青凤的肩。
「功?哪轮得到我啊!」气得半嘟着嘴儿。虽是武功甚高,身材更是火辣出
众,但旷青凤现下的样子只像个忸怩的小姑娘:「那时要不是『彩云飞』伍姐姐
先用她的绝世轻功分开了那恶贼的注意力,光凭我那一剑还未必能奏功,你们当
我一点都不知道吗?」
正说之间,旷青凤突地表情一敛,孩子般惹笑的模样如汤沐雪,一时全消,
化之而起的是武功高手的神态,眼光炯炯地射向林荫深处。只比她晚得一瞬,旷
如霜和旷玉仙也发觉了,林荫中那一闪而逝的白影,若不是妙色公子托大,还穿
着那身染血白衣,要在这幽暗的林中发觉他,可真是极不容易呢!
打了个眼色,旷玉仙和旷青凤隐住了身形,似缓实快地分边向方才白衣掠过
处包抄过去,旷如霜则是闪身向后,不带一丝风声地熘向林间道路上去。虽然同
是侠义道中人,但女孩子们的好胜心未必输给须眉男子,早在集合要对妙色公子
动手之前,就暗地里较量过了,在众侠女之中,以「彩云飞」伍彩云的功力最高,
丁岚兰稍逊她一点点,但丐帮世传精巧无比的打狗棒法,足以和伍彩云的「彩云
飘」剑法各擅胜场;其次则是飞鹰双姝的联手鹰击,莲香三侠的功力虽在朱颜四
香之上,但较之精通联气合击之法的飞鹰双姝,差得可就远了。
旷青凤虽是自负,但旷如霜久历江湖,阅历非是一般,早知道妙色公子虽伤
得不轻,但要留下他一条命,还是得众人合力才行。早在进林之前,她就和颜香
萍约好,一旦发觉敌踪,便留下暗记,好将妙色公子的退路彻底堵死,看这重伤
者还能走到哪里去?
旷如霜怎么也没想到,才刚退到道路上头,背心突地一麻,随即 尖被捏,
在旷如霜张嘴欲喊的当儿,一颗泛着香气的丹丸已落入了她口中,制住她的那人
立刻合上了她的嘴,手心在她下颔处微一搓揉,旷如霜只觉那丹丸入口即化,一
股清甜滑入喉中,登时全身发热,一缕情丝从丹田处涌起上升。
腹中怪药作祟,一向清冷自持、对男子从不假辞色的旷如霜,立刻便是情兴
如火,软瘫在男人怀中,欲念一发不可收拾,明知自己是落入了妙色公子这淫贼
手中,竟也全无挣扎,反而任凭他轻解罗衫。魔手滑入衣中,迅速而温柔地除去
旷如霜的胸衣,带着热力的掌心火热地熨烫着旷如霜从未给男人这样轻薄过的双
峰,难以想像的快感登时令旷如霜酥软了。
「你……你怎么知道……知道我会出来……」
明知妙色公子布下了陷阱来分开莲香三侠,好对落单的自己下手,旷如霜却
是怎么也不明白,他如何能未卜先知,将自己三人的行动料得明明白白?
吻上了旷如霜红润的樱唇,在她毫不反抗的樱唇轻启下,舌头长驱直入,妙
色公子尽展舌技,吻得旷如霜缱绻情浓,甜美的小香舌稚嫩地反应着,双手更是
一刻不闲地为旷如霜解除束缚。等到妙色公子离开了旷如霜的樱唇,转攻她粉颈
之时,这高洁侠女已是一丝不挂,欲火难耐地在他怀中扭动着,俏眼似启似闭、
玉峰蓓蕾晕红,早已不胜药力摧残。
妙色公子知道,这「阴火丹」是他手中媚药里最为速效的一种,只要一丸,
女子至阴之体便要欲火焚身,再贞烈的女儿家也会变成淫娃荡妇,此刻赤裸的旷
如霜渴望的正是男人的阳精滋润,以肉棒尽情地将她淫玩侵犯,若有人救她反会
被怪不解风情呢!
「朱颜四香已经先你一步尝到美妙奇趣,从女孩子变成了女人,加上我的床
笫功夫,现在再乖也没有了,你道颜香萍岂有不把你们的虚实尽情倾吐之理?」
也不知旷如霜到底听懂了没有,妙色公子迅速地将她抱起,右手扛起她滑着
淫露的湿滑玉腿,只见他腰一挺,一股充实感登时涨裂了旷如霜的穴儿,旷如霜
似爽又似痛地娇吟了一声,窄窄的嫩穴儿紧紧包着他那肉棒,纤纤玉指抓着他的
肩头,妖冶地挺送着嫩穴,随着他的火热冲击,尽情地献上自己的贞洁胴体,享
受那性爱奇趣。
蓬门初开的穴儿虽是又窄又小,但在阴火丹的药力冲击之下,旷如霜的情欲
已被彻底诱发,湿滑的淫水泄洪般奔腾,加上破瓜的处女血润着穴儿,使得他的
抽送更加便利;加上妙色公子的肉棒勇壮粗长,技巧又高明,每一下都重重地顶
到了穴心,钻得旷如霜越泄越酥、越流越多。
此刻的旷如霜完全被欲火占据了神智,只知顺着他的动作,激烈而诱惑地扭
挺迎送,让他的火热肉棒恣意侵犯她嫩穴里的每一寸,好让她泄得更舒服、更畅
快,若不是妙色公子怕她的呻吟声太高,让旷玉仙和旷青凤起了警觉,先封了她
哑穴,只怕旷如霜的浪声早大到全森林都听得到了。
在一阵畅快的哆嗦之中,旷如霜浑身一颤,随着阴火丹的药力舒泄,处女元
阴痛快泄出,给妙色公子吸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她才似回过了神来,偏偏瘫软
的胴体似是要融化一般,连根指头也动不了,即使哑穴被解也叫不出声来,更别
说是离开这弄得她飘飘欲仙的男人怀抱了。
「你……你这恶魔……」
「泄得可舒服吗?」
「你……」真的很想生气,偏偏在他怀中的肉体还沉醉着,他又不安份地摩
挲着她,弄得旷如霜心猿意马,更何况她已经被征服过了,软化了的身心又怎能
抗拒他的侵犯?羞红了脸蛋儿,旷如霜终于放弃了最后一线的反抗,轻轻地点了
头:「舒服……舒服极了……霜儿……霜儿泄得好……好畅快哩!」
身子微微一动,旷如霜登时全身都羞若红霞,弄得她整个人都似脱力了,爽
到了极点,妙色公子的肉棒却还是硬硬地插着她,全没有半点要软化的迹象,一
副还可随时再来的样儿。
「好……好公子……」旷如霜羞得全身发烫,偏偏又不愿不说,明知他最爱
看自己这样受窘的样儿,箭在弦上的肉棒正等着这贞洁侠女首肯之后,再次将她
玩弄,刚失身的少女仍是只得降服:「在霜儿身上……好好发泄吧……」
「你现在可吃不消呢!」妙色公子笑着吻了她,明知天莲门来自南方,狻受
边族风情薰陶,莲香三侠没有中原女子的虚矫,只要让她尝到了男女交合的美妙
滋味,包保她们投降,但他可没有想到,才玩了她一次,竟然就让旷如霜如此悦
服:「不过我更喜欢这样。我们先回到朱颜四香那儿去,让我边走边干霜儿,保
证到她们那儿时,霜儿已经泄得人事不知了。」
一声轻吟,旷如霜已搂紧了他,随着妙色公子急行缓步,肉棒一下又一下地
蹂躏着旷如霜甫开的穴心,爽得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有软语呻吟,恨不得将
全身的感觉都诉予他知道:「让玉仙和青凤也破了身吧!这么棒……你玩死如霜
了……哎……哎呀……好公子……如霜爱……啊……如霜爱死你了……」
「怎么会……」和妹妹左右包抄,却还是没能逮到妙色公子,旷玉仙已隐隐
觉得不对劲,以妙色公子的伤势而言,方才一掠而过的身法是太快了点,难不成
他已伤愈了?旷玉仙摇了摇头,一击不中的她,本想先退回去和大姊会合,再想
办法,可是旷青凤好不容易找到了敌踪,却不甘如此放手,非得要追下去不可,
旷玉仙拿她没法,又知道旷青凤武功虽在莲香三侠中最高,但江湖经验最差,若
是妙色公子使下阴谋诡计,她孤身一人难免上当,还不如大姊旷如霜令人放心,
不得已之下旷玉仙只好陪着旷青凤继续搜人了。全心追敌的旷家二女却不知道,
此刻旷如霜已经被妙色公子开了苞,正在男性的冲击中被他玩弄得人事不知呢!
不知道又找了多久,连旷青凤都已经开始丧气了,眼见天色将晚,旷玉仙忙
带着她出了树丛,走到了月光之下,准备扎营休息,明知不该在夜里追敌的旷青
凤满心不愿,却也只得乖乖照办。
才刚走出树丛两女便怔住了,她们正苦苦追杀的妙色公子,正斜倚在树上,
左手支颐,似笑非笑地看着两女,身上早换过了一件衣裳,光从那好整以暇的样
儿看来,旷玉仙就知道,妙色公子已经伤愈,只怕功力也已经恢复,光凭自己两
人,要对付他实在有些吃力。
「你这恶贼,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我霜姐立刻便到,等她一来,看你可
逃得出我天莲剑阵?」听得旷青凤此语,旷玉仙不由得点头,这小妹子看来可长
进多了,竟懂得虚张声势,这下为了不陷入天莲剑阵的威力之中,妙色公子若不
是逃之夭夭,就非得先行出手不可,但以二女的功力,就算难胜,妙色公子要制
住她们也要在两百招后,那时兵刃交响,散在森林各处的众侠女必能过来协助,
大姊旷如霜距离最近,应该就是第一个到的,到时候展开天莲剑阵,看这淫贼可
还逃得出去?
「旷如霜?她来得了吗?」妙色公子邪邪一笑,一直隐在身后的右手一抖,
一件鹅黄色的物事直飞了过来,旷青凤一手接住,仔细看了看,颜色登时大变:
「这……这不是大姊的裙子吗?你……」
一边警戒着妙色公子突然出手,旷玉仙别眼看去,果然是旷如霜穿着的鹅黄
色长裙,上头还沾着几丝血迹,似是被水泡过般微晕了开来。只见旷青凤又惊又
气,探 去嗅时才发觉,上头的血腥气不重,倒是有股异味,是女儿家极少嗅到
的,一股不祥的感觉登时涌上了旷青凤心头。
「我可没有伤她,妙色公子是最怜香惜玉的了,」妙色公子邪邪地笑着,彷
佛旷玉仙和旷青凤已在劫难逃了:「只是小生最看不得美女,少说要一结合体之
缘,如霜小姐既落在我手里,自然不会例外。此刻如霜小姐鲜花盛放,正等着姊
妹们同 雨露、大衾同欢,共享那欲仙欲死的好滋味呢!」
冷哼一声,旷玉仙再也忍耐不住,竟比旷青凤还抢先出手,长剑如电穿云,
刺向妙色公子右腿。天莲剑阵虽少了旷如霜一环,但至少还有旷青凤在,当旷玉
仙一出手,旷青凤长剑便会后发先至,点点寒星洒向妙色公子上半身。
这「天莲初放」乃是天莲剑阵起手的第一路阵法,若旷如霜在,有她和旷青
凤前后夹攻,光护着上半身的前后便可教妙色公子自顾不暇,更难顾到旷玉仙这
不带风声的一剑了。虽是听说大姊旷如霜遭了淫贼毒手,旷玉仙心中难免忧急,
但她仍没忘记要留下妙色公子的使命,这一剑若着得实了,保证妙色公子轻功难
展,哪儿都不能去,何况他重伤初愈,移动未必便捷,这一招绝难避过。
就在剑尖距妙色公子不过半尺之№,眼前的妙色公子突地不见,当旷玉仙惊
觉之时,闪到她右侧的妙色公子袖子在旷玉仙腕上轻轻一拂,旷玉仙只觉纤手虂
软,长剑登时脱手,同时身子一麻,妙色公子一指已点中了她胸前神封穴,双手
一抱,便将无法抗拒的旷玉仙搂在怀中轻薄起来,此时旷玉仙的长剑才刚落到地
下。
心中大惊之下,旷玉仙顾不得挣扎,忙向旷青凤看去,只见此刻旷青凤软倒
在草地上,双手紧压着小腹,双颊绯红,唿息重浊,显是已着了道儿,她似是已
准备好出手,但才冲得几步便软了下去。旷玉仙转念之间已经明白了大概:方才
妙色公子将旷如霜的裙子抛给了旷青凤,旷青凤不只抓住了裙子,还凑 闻嗅,
想必是妙色公子在裙上下了药。
没动手还好,而当旷青凤要配合旷玉仙出手时,随着内力流转,药力散发全
身,加上旷青凤甫听得旷如霜失身,气急之下内力运转不定,难以压制,体内药
力登时爆发出来,此刻的旷青凤想必正承受着春药的强烈煎熬吧?但旷玉仙已没
法子帮她了,此时妙色公子的魔手正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揉 抹挑之间,旷玉仙
的衣裳件件滑落地上,处女春情反随着她的逐渐赤裸而升高。
随着旷玉仙已忍不住甜美呻吟,游遍了旷玉仙全身的魔手也转变了方式,时
轻时重地揉捏着旷玉仙鼓胀的双乳,同时吻如雨下,在旷玉仙的后颈上不住轻啄
重吮着。那是妙色公子抚爱下发觉的性感带,只是平时轻触便足以让旷玉仙心悸
不已,何况现在被这经验丰富的淫贼施展手段尽情刺激?加上妙色公子火热的掌
心熨贴在旷玉仙平滑细柔的腹上,掌心的热度似正烘烤着旷玉仙丹田处炽烈的欲
焰,春心荡漾的旷玉仙虽然不愿意,但不知何时她已软化了,赤裸裸地趴伏在散
乱的衣裳上,羞答答地将玉腿张开,娇滴滴地渴求着妙色公子的侵犯。
微微侧首,让妙色公子品尝她娇艳欲滴的樱唇,旷玉仙任满头青丝瀑布般地
洒了下来,媚目半启的眼中倒在地上的旷青凤已是媚目如丝,双手早情不自禁地
在身上拨弄抚爱,一身衣裳早被她自己剥成了半裸,尽显袅娜风情。情迷意乱的
旷玉仙已经放弃了反抗,她知道姊妹三人全逃不过,旷如霜已经破了身子,而接
下来她和旷青凤今夜都将和妙色公子结下合体之缘,尽享云雨之欢。
但旷玉仙仍有一丝理智,她知道自己不过是被妙色公子的手段诱发了肉体的
渴望,春情难抑,渴望着男人侵犯而已;但旷青凤却是中了春药,被药力霸道地
引发处子的渴望,若旷青凤不先在肉体上满足,让毒性在体内郁积,只怕对身子
有损。
「先……先弄青凤妹子吧……她已经……已经中了毒……不先解不行……公
子……旷玉仙会乖乖的,不逃也不反抗……你想怎么玩都行……求你先玩了青凤
吧!」「那可不行,」松开了旷玉仙的樱唇,温柔地吻着她嫣红的嫩颊,除了继
续在旷玉仙的乳上揉搓抚捏外,另一手更是急色地滑入了旷玉仙的股间,勾挑着
她放肆的津液,看着这少女在情火难熬下还拼命地保持清醒,那媚样真令人怜爱:
「她刺了我一剑,伤得不轻,所以我要好好折磨她一会。玉仙小姐你放心,我对
她下的春药不带毒性,只熬这一会还不致让她内阴自焚,你就安安心心地和我乐
上一乐,我保证在你爽昏了之后,还你一个活跳跳的妹子。」
「真……真的……」真的会让我爽到昏吗?其实旷玉仙想问的是这一句,只
是实在问不出口,但在他怀中娇嫩的胴体反应,早已将她的心意暴露了出来。转
过身来,四肢八爪鱼般地搂上了他,旷玉仙再顾不得一点丁态和羞耻了,在她软
语呻吟、甜美求饶之中,妙色公子那肉棒已温柔而不失勇勐地占有了她,缓缓地
探入了旷玉仙胴体的最深处。那火烫的顶端似带着电一般,灼的旷玉仙虽是痛的
整个人都似麻了,却又给那美妙的快感流遍全身,呻吟的美妙极了。
将旷玉仙压在散乱的衣服上,妙色公子一边紧压着她,享受这柔软的处女胴
体稚嫩的扭摇,一边慢慢地抽送起来,一点一点地让旷玉仙散乱的黄衫滴上了她
珍贵的血迹,在让旷玉仙娇羞地承受的同时,也享用着这貌美处女的窄紧穴儿。
旷玉仙含苞初破,偏就遇上了这欲海高人,任他在身上柔情似水又热情如火
地挑弄着,加上还有妹妹旷青凤在一旁看着,教旷玉仙怎承受得起?在害羞和酥
爽之中,旷玉仙逐渐失神了,妙色公子每下都让她爽得如同登仙一般,全身毛孔
都似在欢唱着、享受着那欲仙欲死的感觉,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