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六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六

连续三天,我都看见妻子一吃完饭就拉着女儿进房内,大约是在开导她。每次都讲两三个小时。有时母女俩在房里争吵起来,有时又鸦雀无声。



第四天上午,妻一早起来就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赵经理一个电话打来,母女俩就出去了。



这一去就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



女儿脸色有点苍白,但精神尚好。进了门头低低的,看也不敢看我,带着一点点笑意,直进了卧房把门关上。



“怎样了?”我问妻子。



淑容把我拉进房,从包里掏出一盒录像带递给我:“拿去看吧,我先去洗个澡,累死我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衣边擦头发边出来,我还躺在床上。“怎么了?还没看?还是看完了?”



“没你的解说,看起来有什么意思?”我苦笑着,打开录象机。



妻笑着吻了我一下,上床躺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



录像一开头是赵经理在调机器,然后他喊:“好了,进来吧。”



有女人说笑声,我妻子和女儿进来了。母女俩都穿着吊带连衣裙,戴着太阳帽,进来就坐在床上。



“怎么样,今天玩得开心吧?”赵经理问。淑容看看女儿,女儿用帽子扇着风,笑着点点头。



“还不谢谢叔叔?”妻拍着女儿嗔怪地说。“谢谢赵叔叔。”



聊了一会,赵说:“天热,洗澡换个衣吧。”然后三人推让了一会,女儿起身去洗澡了。



女儿一走,淑容和赵就窃窃私语,赵指了指镜头,淑容起身凑到镜前看看又坐回赵的身旁,笑着打了他一下,俩人在床上调笑起来。



看到这里,我低头看妻子笑,她笑着推了我一把,我重新开始看录像。



见录像中妻悄悄站起身,一会拿了堆衣服回来,赵把它扔到床底。



“那是佳美的衣服。”妻解释道。我这才明白她是去偷女儿的衣服。



赵经理掏出硬翘翘的阳具让我太太看,淑容打他,俩人搂在一起亲嘴。赵把我太太的头往他胯下按,淑容看了看镜头,似乎不好意思,但还是低头含了赵的鸡巴吸吮起来。



看到这,我不禁哼了一声。这时,画外传来女儿的声音:“妈,我的衣服呢?”



两人忙分开,大声回答,大意是天气热,不用穿衣了。



女儿大约很害羞,不肯出来,赵经理和淑容商量一阵,两人起身走了,画面出好长时间没了人影。



“我们进去和佳美一起洗。”妻又解说。



“哦?”我收回目光,看着妻子,仔细听她说。画面虽没人,但女儿的尖叫声、笑骂声,妻子的劝导声,赵经理的安抚声不时传出来。



大约十分钟后,一个赤裸裸的少女冲进画面,在一个男人的追逐下,咯咯笑着跳上了床。那男的当然是赵经理,少女就是我女儿佳美。



女儿上了床就用被子卷住身体。赵经理也没用强,只坐在床沿上,边说俏皮话边伸手到被子里掏几下拍几下的,每次都引来女儿的笑骂。



一会,我妻子也一丝不挂地出来了,拿着条大毛巾,边绞头发边站在床边微笑地看着情人调戏女儿。



这时女儿搂着被单缩到墙角,赵好象要放弃的样子,叹口气,无奈地笑笑,转脸招手,要淑容上床。淑容就上床坐下,赵把她搂进怀里。



俩人抱在一起擦了一下彼此身上的水珠,说了一会话,就开始亲吻爱抚,女儿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吻了几下,赵靠着枕头躺下,淑容跪伏在他两腿间,高高趐起屁股。由于她的屁股挡住了镜头,我看不大清楚细节。



随后,淑容面向镜头,象狗一样趴在床上,在女儿目光注视下,让赵舔她的私处,不时发出阵阵呻吟。



接下来,两人面对面跪在床上拥吻。赵经理慢慢扶着淑容躺好,伏在她身上继续亲吻,一只手开始在她的胴体上抚摸起来。



此时淑容的阴部对着镜头,我清楚地看见赵经理那玩惯相机的修长手指,在我妻子的阴户内抠插。



赵的身体慢慢挪到我妻子身上,可以看到他结实的屁股和硕大的睾丸。



很快,他微微抬了抬下体,用手摸索了一下阴茎,对准位置,插了进去……



你注意看佳美的腿。“妻小声对我说。我这才把目光从两人身上移到坐在旁边的女儿,只见她动作有点神经质,两腿不时伸缩开合。



“发情了,嘻……”妻轻轻笑着说。



“你这个做妈的,把女儿都教坏了。”我说。“吓!看你说的,你没少教啊?”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见妻子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我赶紧投降。



不知何时,两人坐了起来,伸手去拉女儿。女儿低着头,缩着手,回避着。两个狗男女站了起来,一左一右蹲在女儿身边,又是劝又是哄又是拉,终于把女儿的被单扯掉。



赵经理先是把我那尚未成年的女儿抱在怀里亲吻,我太太则在一边柔声安慰着,轻轻抚摸女儿的双腿,让她放松。



过了一会,淑容拍拍赵,要他松嘴,然后把女儿抱在怀里,哄了几句,拿开她护住胸的双手,让赵吸吮女儿那才拳头大的小奶子。赵笑着说了句什么,妻结我解释道:“他说佳美的奶子嫩得象玫瑰花瓣。”



女儿靠在母亲怀里,皱着眉,闭着眼,身体僵硬。赵吃完我女儿的奶,嘴就一路向下,女儿忍不住哼了几声,动了动,淑容忙抱紧她,柔声劝解。



女儿闭目不语,淑容和赵不时相视而笑,说几句话,气氛轻松愉快。



这时淑容用脚勾开女儿的大腿,仰面躺下。赵笑着说了些什么,双手扶住我女儿的膝头,慢慢分开。女儿又动,淑容又安慰,赵也抚摸着她的大腿安慰,等她不动了,赵开始吻她的大腿。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淑容放开女儿。佳美象死了一样躺在床上,任人摆弄。赵望望淑容,淑容点点头,赵就压到我女儿身上。和我那十四岁的女儿相比,他身躯显得庞大,不得不弓起腰来吻她,这令我看清他的阴茎正试着插我女儿毛未长齐的阴户。



一会赵抬头说了句什么,淑容起身到床头柜里找出支牙膏似的东西,到两人身后摆弄了一阵说:“可以了。”然后赵又开始试探,但还是不行。淑容就趴到赵的背上,两手伸到他胯下,引导他的阳具慢慢插入我女儿的阴户。



女儿忽然叫了一声,然后挣扎起来。赵忙停止动作安慰,淑容也爬到前面抱住女儿的头又亲又摸地安抚。好一阵子,女儿紧张得弓起来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



这时录像带完了。



“唉……”我意犹未尽地叹口气躺下。“我们都没注意到带子完了,所以……”妻解释。



我把那柄妻子帮助情人奸污女儿的录像带收好就睡了。



又过了一星期,赵出差外地,妻连着几天按时下班回家,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吃完饭就瞟儿子,儿子一叫,她就扭捏一阵,然后跟儿子进房。



“今晚做什么好事?”第一天我问她。“吃奶而已,阿仁好象长不大的样子。”



第二天我再问,她就说:“你这儿子真是坏透了。”



“什么你儿子你儿子,难道不是你儿子?”我反问,但她不和我驳嘴,自去睡了。



第三天母子俩进房不到一小时,妻就跑出来。“怎么啦?”我躺在床上看电视,奇怪地问。



妻衣衫零乱,鬓发蓬松,两颊通红,绞着睡袍低头不语。良久,才趴在我身边呐呐地道:“你也不管管他……”



“哦?他怎么了?”我故意问。“他,他想……”“想啥?”“他想搞我,怎么办?”妻压低声音说。



“哦?你愿不愿意呢?”“当然不愿意了!死相!”妻咬着牙戳了我脑门子一下。“妈!”儿子在外面叫。



“叫你呢。”我推推妻子。“不去!”妻嘟着嘴。一会儿子进来了,很不自在地看着我。



“找你妈有事?”我问。“嗯。”儿子低头说。“去吧。”我又推推妻子。“不去!”她生气地一甩手。



“去嘛!”儿子上来拉了。他娘的龟儿子也真够大胆的!我抖抖报纸,不再说话。



妻终于半推半就地被拉走了,临走还打了我一拳,恨恨地道:“我恨死你!”然后在儿子的抱持下,一步一蹭地走了。



听到关门声,我的心就飞到天外去了。手里拿着报纸,整整一个小时没看进去一个字。



隔壁儿子房间咚地响了一下,我竖起耳朵,却什么也听不到。一会又听到妻子娇吟声,侧耳细听时,又没有了。



大约十一点的样子,妻回到房里,我都快睡着了。“搞完了?”等她躺下后,我忽然问。



妻娇嗔地捶打着我,撒着娇,抵死不认。我清清嗓子,转了话题,正色问:“怎么弄的呢?”她这才支支吾吾地交待问题。“站着弄。”



“怎么不用床?”“那样子不好…嘛…”“脱光光?”他脱了,我没……“”为啥子?“



“那样不好……”“不脱怎么弄?”“他把我的裤裤拉到腿上,提起裙子,就这样弄……”



我以为就这样,也不再问,但妻又补充道:“阿仁那东西比你的要……”“要什么?”“要那个点…”



“哪个啊?你说清楚点行不行。”



“嗯,我也不懂怎么说,反正嘛,长短大小都,很合适的样子,好象是……”说到这,她又迟疑起来。



“好象什么?度身定造的?”我笑问。“坏死了你!”妻打了我一下,红了脸。



“当然啦,他是你生的嘛,他那东西就按你的尺寸造的。”



转眼间,孩子们的暑假过去快一大半了。这段日子里,我成了家中最无聊的人。



差不多每隔三两天,赵经理就会打电话来叫我的妻子女儿去影楼玩,然后轮奸她们。每次他都会用摄影机把过程拍下来,淑容则常在第二天把带子偷偷复制一份给我观赏。我问淑容赵为何不每天叫她们去淑容说:“其实小赵很想这样做的,但又怕你怀疑,”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