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少女前线-就算虚假(婚纱VV 纯爱)】【作者:87336597】
【少女前线-就算虚假(婚纱VV 纯爱)】【作者:87336597】
字数:110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真是拘束……

  对於少女来说,所谓的新娘礼服语结婚典礼都是种麻烦至极的事情。

  婚纱的试衣间为了让人方便行动设的略大一些,少女看像那镜子之中,只看到洁白的婚纱紧紧包裹着自己纤细的身体,原本习惯在战场上的服装如今被整整齐齐摆在一旁

  在这间基地,所谓的誓约会收到两枚戒指,一枚是加强能力上限的誓约之证,另一枚则是指挥官自行购置的戒指。

  似乎是遵守着人类习俗的方式在缔结契约的,虽然有些不理解但还是看在指挥官那一脸诚恳拜託下接受了。

  那个傢伙真是喜欢这种繁文缛节……

  像是对正在另一头试穿西装的男人感到少许的意见一般,已经被打扮好的V一个人待在试衣间内,看着那张平时不曾盛装打扮的外貌,不自觉地感到有些困扰与烦躁,也因此在试衣间停留了好长一阵子。

  碰!

  外头的门被打开,那像是採光师打扮的男人们就这样走了进来,像是休息一般随意地坐在这附近的空间里,距离试衣间只有几公尺距离得他们明显是刚刚才拍完一场婚纱照的样子,忙得人仰马翻。

  「啊,下午还有一整场的婚纱要继续拍啊……」

  「别在那抱怨了,这个时节居然能有那么多人愿意拍婚纱就不错了,要是连工作都没有怎么办呢。」

  「是……是说我们下午下午拍摄的对象又是谁啊?」

  「是IOP人形喔。」

  「人形来拍婚纱照?是用来拍婚纱月历的?」

  「不,听说有个指挥官的要跟人形结婚啊。」

  「哈啊?真的有这种人啊。」

  这些人到底……

  对於那种似乎不相信的语气抱有一丝的不快,穿好衣服的V静静地自门缝中窥视着那些大言不惭的工作人员,感受着那股明显的蔑视感,手掌就想推开大门,直接走了出去让那些人吓一下。

  「说到底,真亏那个男人能跟人偶玩这种扮家家酒这么久啊。」

  诶?

  原本正打算打开门的手僵住了,听着那毫无任何道理可循的嘲讽自不相识的人嘴里说出来,像是有一把刀就这样插在心头一般,缓缓地切割着。

  从门缝中看出去的男人们像是没发现V还躲在试衣间里面一样,一边布置起这场景的同时一边揶揄着指挥官。

  「是被那种人偶的外表给蒙蔽了吧?搞不好那个指挥官根本没尝过真正女人的滋味,只敢对着那种早就设定好个性的人偶发情的傢伙。」像是对不在场的男人感到不以为然一般,採光师们像是对这场婚礼感到滑稽一样旁若无人地说着:「说到底人形根本就不能反抗人类啊,要是我们等等去叫那人形跟我们玩玩搞不好还真能上一次呢。」

  「你啊……我要是想到要跟电脑AI做爱都吓得痿掉了,你这变态。」
  「我倒是不在乎,反正不都是长着一张还不错的脸蛋吗?能用就好了,谁会像那个傻子一样把这种东西娶回家。」

  不要再说了……

  那种揶揄的语气让所有不好的记忆被勾出来,打从一开始就应该体认到人类世界对人形的不友善,只是自己遇见的那个人从不会如此而已。意识到即使开了没有不会因此而改善这点,烦躁的噁心感不知不觉地爬上心头来,将原本的好心情全然扫去。

  「你们在说些什么?」

  这句话让所有人一同看向了某个方向,那些男人们像是完全不知道还有人在听着一般愈聊愈没有分寸,似乎忘记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也完全没注意到那站立在门口处的身影。

  那熟悉的身影就这样像突然出现一般奔驰而来,毫无顾忌的拳头直接藉着奔跑的力道掼在大放厥词的男人脸上,强硬的拳头撞击在那毫无防备的鼻樑上,拚进全身力量的一拳居然微微将那好事者揍得双脚腾空,整个人向后飞了一小段后倒地,鲜血从鼻孔中汩汩地冒出,错愕震惊地看着站在眼前的指挥官。

  「你们在说些什么!」

  伴随着这愤怒的声音,原本还一同嘻笑的同伴拳都禁声了,那一脸严肃的男人大步走到脸上露出惧色的八卦者面前。

  「你,你在干什么啊!不过是人形而已犯的着这样生气?又不是真是个女人你在哪里在乎什么!」

  那逞强的台词还没说完,脸上又重重地被踩了一脚,厚重的鞋子直接见踏着他张刚刚才被揍过的脸,断裂的鼻梁此时被这样踩着几乎都要歪到一边去,指挥官却还是无所忌惮地继续蹂躏着这不知好歹的傢伙。

  「抱歉啊,我对你的私人价值观没兴趣啊。」感觉到底下那不断因为伤口被践踏而发出呻吟声的倒楣鬼,指挥官却没有一点要松脚的样子:「但是啰啰嗦嗦在别人面前谈论这种事情,你也是最好不能够当男人的觉悟了吧?」

  已经因为疼痛飙出眼泪的男人看着那一脸火大的指挥官,后者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厚根皮鞋,狠狠地对被打倒在地的八卦者的胯下踩下去。

  「啊呀───────!」

  某种柔软的东西透过厚鞋跟被用力地践踏一下,悽惨绝伦的痛苦表情就这样自两个不识相的傢伙脸上绽放出来,在指挥官将脚抬起来的瞬间只看到一个摀着裆部不断哀嚎的怂货。

  看着那张泪水鼻涕流满脸的样子,指挥官也像是心生厌恶一般挥了挥手,要旁边全程看傻的男人们把这傢伙带走。

  「把他给我抬走。」

  「你─────」

  「照我说的做,还是要我明天就带队把这间店给抄了?」

  「是,是!」

  震慑於这股气势的工作人员只能唯唯诺诺地去把说错话的同事搀扶着带离这里,而看着那几人从这房间里头仓皇地逃了出去之后,指挥官才吐出一口气,看向那试衣间,脸上的表情从盛怒变的複杂困扰起来。

  「真是……」

  门从内侧缓缓被推开,看到就坐在试衣间里头一动也不动的V,指挥官像是遇上麻烦事情一样深深吸了口气,脑袋里迅速盘算着等等要如何安抚从头到尾听见那些揶揄的少女。

  「原本是想说怎么还没在外面看到你所以跑过来看看的……看到了啊,VV。」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纤细的肩膀颤抖了两下,V的身体就这样站了起来,低着头就想冲出去。

  那张低下来的脸庞看不清表情,指挥官也只能露出一脸的无奈,看着站起身想跑出去的V,很是直接了当地用双手抱住那想往外冲的身体,将那羞怒交加的少女拉向怀中。

  「VV……」

  「让我出去。」

  「不要。」

  「让我出去!」

  要是现在把你给放跑了肯定会去闹彆扭吧?指挥官这样想着,紧紧抱住那吵闹少女的动作一点也没有松懈下来,任凭V不断地捶打着男人,然而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出指挥官的怀抱中,最终也只能这样无助地被抱着,不时扭动一两下想要抵抗。

  感觉到自己无法从男人的身边挣脱的少女冷冷地回瞪着,一边问着。

  「生气了吗?」

  「嗯,生气了。」

  「哈,是对那些傢伙说的话生气吗?真是不错呢,一脸博爱……」

  「不,我生气的是VV你。」

  「咦?」

  冷淡的声音产生了一点点的起伏,少女诧异地感受着愈来愈紧的搂抱,一如往常温暖的手掌就贴在自己的背上,像是要安抚人一般温暖地摸着。

  「别因为那种人的话就生闷气啊。」在少女耳朵旁边缓缓地诉说着,像是对这种态度感到无奈一般,指挥官继续说着:「稍微也相信我一点啊……把我说的话当真一次也好,好好地听进耳朵里头不行么?」

  「哈,不要强人所难了。」还是那冰冷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半点被劝退的样子:「出身也好,原型也好,都是无所谓的东西吧……反正我只是件服从命令的商品罢了,让人类予取予求的商品。」

  「商品啊……」

  像是听习惯这充满自虐口吻的台词,碰钉子的指挥官无奈地看着又散发出疏离感的少女,上次V摆出这样姿态几乎是好久以前了。

  那一次是怎样度过的呢……

  「商品啊……以前你这样说的时候,我好像说过这样的回答呢。」

  不动声色地掩上试衣间的门,一只手悄悄地锁上那开关,将两人一同关进这狭小的空间之中,手指也从僵硬的力道变的轻柔起来。

  「你想要做什么……」

  「夫妇的正常生活呗。」

  察觉这股轻柔的感觉背后的下流意图,V的动作更加抗拒,但是指挥官却像是对少女瞭若指掌一般,将每一寸的敏感带都仔细地触摸着。

  试衣间的大镜子前,男人的手指开始细细地抚摸着包裹在婚纱中的每一寸肌肤,即使少女不断地想要挣扎也不放手,只是不断触碰着那身体。

  堪堪能让双手握住的胸就这样被男人从后面抓着,脸自后方凑向前去亲吻着,在这狭窄的试衣间之中丝毫没有给少女任何一点空间,只是用身体去逼迫着V乖乖就范一般,强硬但是依旧温柔。

  那脸颊凑到了少女白皙的脸颊旁边,一边听着那呼吸声,一边吐出只有他才会说的话语。

  「V,身为机器的话,会因为被抚摸着而颤抖么?」

  「咕呜─────!」

  「V,身为机器的话,会因为被亲吻而疲软下来么?」

  「呀啊……」

  没有等V回话,手指熟练地隔着衣服抚摸着这身躯,嘴唇也压了上去,软嫩嫩的触感让指挥官忍不住地向身前的少女索求着更多,想要着更多。

  舌头彼此纠缠着,身体下那少女虽然对

  啊,自己到底品尝过多少次这身体了。

  那股冷淡与距离感,又是在哪一次摸上这身体时褪去的呢?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即使对於这种性事并不热衷,但是也能散发出甜美的气息,在情动至极时发出的呻吟声也无比动人,这个少女身上的一切一切都足以让人心动。

  生气时会拒绝自己,但是平时却能好好地配合着,那张嘴巴有些锐利不过意外地诚恳,一同经历了无数的战争以及昼夜,最终在有点久远的过去中结合。
  手指的动作无比的轻柔,但是准确地撩拨着每一寸V身体上的敏感处,熟练的动作很快地让身边的少女发出了呻吟声,手指也逐渐渗透入那里伏之中,开始玩直接揉弄起那柔软的身子。

  沿着颈子的上缘处深入,甫成形的乳房就这样被握住,刚好让男人一手杖握的软绵触感不断透过指尖传递给指挥官,让男人愈来愈想乱来下去。

  然而就在他想更深入地玩弄这身体时,一股细微的刺激感却突然从胯下处涌现出来,这让毫无防备的他忍不住一个颤抖,同时也松开了那亲吻。

  伴随着那阵抚摸让指挥官暂时停下了攻势,反手抚摸着那根逐渐肿大的阴茎,看着那侧脸同样看向自己的V,只听着少女如是说。

  「既然你要乱来的话,我可没有任何权利反对以及抗命吧……无论是以什么身分来说。」

  「V……」

  套着细绢手套的手掌握着那根挺立的阴茎,像是对这热呼呼的性器感到恐惧与反感一般让V瞪了指挥官一眼,手指却还是轻轻地开始套弄了起来。

  那小小的手掌握住了阴茎上下搓弄着,男人一边享受这股爱抚一边亲吻着少女,那纯白的婚纱贴着黑色的西装礼服,像是不害怕彼此身上的装扮会因此而弄乱一般。

  像是两人配合过的无数次性爱一般契合,那动作都像是恰到好处一般依赖着彼此,虽然有些因为场合带来的紧张与生疏,但这也无法阻止他们彼此爱抚的动作。

  那香甜的吻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彼此交换了足够的唾液才放开,对望了一眼,少女的身体才慢慢地蹲了下去,装重的婚纱长裙就这样接触到地面上,那张
  「V,有必要做到这样么?」

  「不然让你就这样走出去么?我也是要面子的。」

  看着那跟肉色的阴茎,V先是有些反感地瞪了指挥官一眼,随即慢慢地伸出双手来,温柔地抚弄着那根阴茎与睾丸,蹲在指挥官面前的身影透过镜子印照出那微微发红的脸蛋,指挥官满足地看着那替自己套弄的少女,纤细的手指不断地抚弄着每一寸阴茎的敏感处,捧着睾丸的手指同样灵巧按摩着那紧绷的蛋袋,依旧绷着上扬的小脸蛋与那挑逗至极的动作造成的反差更让人兴奋了。

  「我会满足你的,但可别以为我也喜欢喔。」

  「那还真是麻烦了……」

  感受着一阵又一阵熟练的快感自那套弄着传过来,指挥官也像是将身体完全交给了V来处置依般放下戒备,在那小手不断的抚弄之下不时地发出娱乐的声音,一边欣赏少女那微微带有红晕的脸庞。

  「快点射出来啊……你这性欲狂魔。」

  「就算你这么说……」

  「我到底为什么会跟你这种变态……」

  看到了指挥官那种态度似乎让V又哼了哼,轻轻地伸出了那鲜红的舌头,那红润湿热的存在看着眼前那不断跳动的龟头,轻轻地舔上了一口,男人的身体立刻剧烈地抖了一下。

  舌头轻轻地舔弄着马眼,那像是在吮吸棒棒糖一般轻巧的动作看在男人眼里无疑是充满了性挑逗一般的行为,忍不住靠在试衣间的墙壁上让少女自己动了起来。

  就跟过去每一次一样,少女准确地抓住了指挥官身体的每一寸敏感处,那小舌头就像有生命一般不断地抚弄着阴茎各处,伴随着手指不断地爱抚着每一寸敏感处,让男性更加地疯狂一些。

  「V……V!」

  屁股猛烈的收缩了两下,在V那双手与舌头不断的刺激下让阴茎终於到达了临界点,阴茎猛烈地弹跳着,而像是感觉到这股跳动是来自射精的前兆,V主动地将那脸蛋凑上前去,微微地含住那敏感的龟头。

  「───!」

  被这样含住自己敏感部位的男人只能轻轻地颤抖一下,原本还强忍着的射精冲动就被这样的偷袭给彻底击溃了,伴随着一股激烈的跳动中,被舌头包覆住的龟头终於忍受不住地射精出来!

  「呜……」

  被用手套弄出来的精液伴随着颤抖被射进那张小嘴之中,鲜红的舌头上被沾染了大量的精液不说,那双琥珀一般的眸子此时也变得柔和一些,喉头不断鼓动着,将那留在嘴里的精液缓缓地吃了下去。

  动作显得轻柔又自在,直到将最后一点一留在外的精液完全被吞进腹部中为止,V这才重新张开了眼睛,看向那张愣愣地看向自己的表情。

  似乎没有因为这样的妩媚举动而有所软弱下来,还是保持着那抹淡淡的宁静感,只是站起身时的动作显得更加地虚浮一些。

  「不要误会了,这只是因为不想让地板变髒而已。」

  说是这么说着,男人却还是搂住了那虚浮的身子,让少女就这样靠在自己肩头上,温柔地抱着有些脱力的少女。

  一如往常地如果生闷气的话就会在前戏用掉力量,那样的话反而变的在正戏上会让男人对她予取予求。

  手指掀开了那长裙,感受到股股流出的潮水已经润湿了那双紧緻的双腿,指挥官的态度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柔,看着那因为被发现自己也兴奋而脸红的少女忍不住出声说着。

  「明明都已经湿掉了不是么?VV……」

  「还要继续么……真是喜欢把你的精力浪费在人形身上啊……」

  被这样微微讽刺着,指挥官还是用后背的方式抱住了V,感受着少女身体的同时,也缓缓地撩起了那碍事的长裙,看着那隐藏在婚纱之下白皙清瘦的身躯,缓缓地用手抚弄起来。

  感受着那身躯在手指之下,逐渐地开始敏感起来,露在外头那截白皙的颈子如今也因为情欲的关系变得红润起来,看上去无比地甜美。

  更多一点,更多一点地让V感觉到兴奋吧。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而不断用手挑逗着,感受着被夹在自己与镜面墙壁之间的少女逐渐开始喘息起来,那湿润的吐气不断地在镜面上化成雾气,从背后看上去的男人明显感受到了那股情欲染上了少女的身体。

  然然就在继续追着抚摸上去时,少女的提问又再一次打断自己。

  「为什么要爱我们……深爱着不能生育、不能真正获得人类身分、不能自己活下去的我们?」

  稍微的沉默以及那虽然微弱但依旧坚决的眼睛,都在像指挥官宣示着眼前的少女若不能得到解答就不会善罢干休。

  那脸看着指挥官想寻找出男人困扰的证据一样扫射着,但她最终还是失望了。
  迎接她的只是那男人一如往常,显得温吞懒散但又温暖的眼睛。

  「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逼过你不是么?」背脊贴着男人的胸膛,就这样被强硬地压在玻璃镜面之上,男人就这样在少女耳边继续说着:「V,我需要你们陪着我啊……所以相对的,也请你们觉得需要我啊。」

  「太,太狡猾了……」

  感受着阴茎就在自己臀部上不断摩擦着,略显清瘦的身体虽然有些单薄,但依旧能好好地承受住指挥官的撞击,感受着那灼热的阴茎存在这点,就让情欲被勾起的少女有如火烧般难受。

  这个男人,这个如同火一般燃烧着生存的的男人,总是那样令人火大又令人仰望地活着啊……

  「所以说,可以了吗?」

  「随你好了……我果然对你这种傢伙没办法。」

  在这允诺的前提之下,早已等候多时的阴茎才终於敢对准那同样发情的阴阜,龟头轻轻对准了那湿润的阴道口,缓缓地抽送进去!

  「─────────!」

  V的身体被这股力量给插的身体强烈一抖,结实的阴道彻底包裹住了阴茎,少女的身体忍不住地开始轻微颤抖着,那湿润的身体像是早就准备好被指挥官给插入一般契合着。

  男人的抽送缓缓开始了,伴随着规律摆动的动作,那红润的脸颊就贴在墙壁上,被撩起的长裙上满是两人交合时落下的黏液,淫靡的气息充斥在这小小的空间之中,不断撞击着V那小小的屁股。

  显得纤细清丽的少女被男人给拥抱着,正个人像是被抓住一般从后面被指挥官的手搂着腰,身体整个都靠在墙壁上,镜面印照出那半闭上眼睛被动地被男人玩弄的画面,那模样显得无比地魅惑。

  男人那燃烧一般的体温漫漫地传达给还有些放不开的V身上,原本少女还只是被动而已,但随着指挥官动作愈来愈激烈与强劲,那身体不断地撞击着每一寸柔弱的腔肉,像是在不断挠着少女身体里每一寸的敏感般让人无法自拔,动作也逐渐地配合起来。

  湿润的身体撞击之间,两人的舌头也不断纠缠着彼此,V的小舌头被男人给紧紧吸着,双手也不断抚摸着那对乳房,像是要将这少女吃进身体里一样张开身体拥抱住她,没有任何一寸能让V逃离掉一样。

  不断地撞击着,狭窄的阴道也贪婪地咬着指挥官的下身,那虽窄但狭长的阴道壁不断自两旁挤压着龟头,像是要将这不速之客彻底咬进自己的身体之中一样凶狠顽强,让那阴茎抽送的任务更加地艰钜,但是相对来说却更加地令人感觉到痛快。

  交合与爱抚、亲吻与耳语,不断交互组合的两人不断地索求着彼此的身体,像是知晓着情欲的巅峰即将来临似的,指挥官的动作开始变得愈来愈猛烈,阴茎不断地冲击着少女的身体,每一下都强力地灌入身体内部,用力地在那狭窄的阴道之中宣示着自己的地位,一边忘情地喊着。

  「V……要来了!」

  「来,来了吗?!」

  在达到高潮前的两人拥吻着,用力戳入那狭窄阴道深处的阴茎疯狂地跳动着,原本就因为射精过一次的龟头此时更是敏感不受控制地疯狂跳动着,精液再也无法止住一般疯狂地从马眼处喷发出来!

  细微的呻吟声微微自被彻底佔据的嘴唇中透了出来,那样的状况足以令人感到窒息一般,彼此交合的动作无比地契合又亲密,自后方被男人桩柱的身体与那被亲吻的小嘴,都不比贴合的下身还要来的冷漠。

  那股射精的力量持续了好一阵子,直到V的身体终於愿意放开那不断夹在阴道中的阴茎为止,像是失去了最后支撑力量般的少女只能无力地做在试衣间的小椅子上,浑身像是脱力一般柔软,被依旧站着的指挥官凝视这媚态。

  被胡乱扯开的婚纱上,那原本柔软的布料沾满精液与淫水的气息,整件衣服变得无比凌乱不说,穿着衣服的少女也无力地趴倒着。那喘息的媚态与试图保持冰冷的模样,让此时的VECTOR看上去就像是刚被滋润过的鲜花般美丽。
  「婚纱……被指挥官弄成这样要买下来了呢。」

  「嗯……」

  「笨蛋……笨到总是把我的气话当真。」

  婚纱照最后还是没有拍成。

  被指挥官痛打一顿的採光师与被弄乱的婚纱让现场变的一团混乱,再加上指挥官死也不妥协的态度还有没纪录採光师的恶形两点,让男人彻底被那间婚纱店列为了拒绝往来户,要重新预约婚纱还需要过上好几周的时间。

  虽然并不会后悔,但多出来的杂事依旧无比的烦心。

  夜深了,仍然想回到办公室去处理杂务的指挥官一个人默默地去外头煮了点宵夜,那身影走过长长的走道正要进入办公室时,却发现平时开着的大门牢牢锁住了。

  办公室的门关着,但指挥官却下意识地设想了里头的人,试探一般地问着。
  「VV,在里面吗?」

  「喔?指挥官。」果不其然地是那略显冷淡的声音,透过木门版传来的声音让指挥官也不禁苦笑了一下,紧接着又听见那声音继续传来:「这个时间到这里来有事情么?」

  「当然了,还要继续去找愿意预约的婚纱店呢。」

  「哈,还不放弃么?真是……」

  「VV,你有话想说对吧?」

  「……人类对我们的态度可不是像你这样,正确来说,你的态度才是奇怪到极点了,把我们当成人类来看而不是机械,根本没有意义……」那蛊语气彷彿回到一开始那种带点自虐的嘲讽,对於别人的关心带点调侃的冷漠声音继续着:「你到底想坚持什么,为什么非得要跟其他人类背道而驰地生活?」

  「完全不是这样的。」

  「喔?」

  「我不是不能理解你的个性问题,但是啊VV,即使如此还是要好好地生活吧。」说着令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的言语,一边艘艘脑袋表达着自己那害羞的感觉,指挥官的声音依旧持续:「相遇是机率,但是发展成这样刻绝对不只是幸运就能做到的,你不是数以万计的IOP人形之一,而是与我相处好久好久最后被套上戒指,携手并进的VV。」

  「咕呜……所以我才搞不懂理这个人类!」

  「那么,我能进去了吗?」

  门另一头的人陷入沉思一般的无语。

  也像是察觉到此时的自己进去没有问题之后,指挥官才轻轻叹着气,将备用钥匙自口袋里拿出来,转动门把后走了进去。

  门后的少女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呢?指挥官在打开门前已经做了诸多的建设与准备,面对这到将迎来的困难考题将会怎样的刁难他这点早有觉悟。

  只是他从没想到,那扇门被打开时会迎来如此的画面。

  雪一般的月色,雪一般的礼服,雪一般的少女。

  在那面海的落地窗上,月色与海还有少女交织成一片纯洁的景緻,那张看上去有些红润的脸颊似乎就是这洁白中的唯一一丝异色,那略显冷淡的眉宇此时还是带着点淡淡的疏离感,但更像是刻意为之的做作了。

  「VV……」

  「再去照相太麻烦,现在拍拍就好了。」彆扭的少女皱着眉头,那身婚纱看上去穿的有些歪斜不说,还有好几处穿的不正确,这也让少女更加地不自在:「稍微把一些太花俏的样子给裁切掉了……你那是什么表情,要笑就笑啊。」
  指挥官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如V所说的一般,极为古怪。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面对在自己面前穿起婚纱的少女,指挥官却连一句话也不说地走上前去,在那张困惑与带着畏惧的表情之下张大双手,用立地抱紧了少女的身体。

  啊!

  似乎有那样短暂的惊叫,感觉到那线的腰身被自己的手掌包覆住,整个小巧的身子就这样倒进怀中。虽然有一两下反抗的动作,但是指挥官却一点也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将那身体抱得更紧一些

  「干,干什么啊!」

  「拜託了,这件衣服穿给我看就好!」

  「什,什么?」

  「因为现在VV可爱成这样,突然很害怕要是被别的男人看到怎么办!这可是我的新娘啊!」

  「等,等一下啊!」

  那张原本要摆出嘲讽表情的表情被男人这一招弄的狼狈不以,虽然想要推开男人的拥抱,但是手掌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用力地去将男人推开,只能这样满脸通红地被指挥官抱住。

  要是牵扯到对外面的事情每一次都会那样认真火爆,但是当面对自己或其他人形时却是这种玩世不恭又随兴的态度,让人对这男人摸不着头绪。

  可恶,这不是搞得自己都开始慌张起来了么?看着那张率直的面庞与眼睛,不坦率的少女乾脆头一扭闭上眼睛,只剩下那白净的脸上一点红晕泄漏他的心情。
  面对这永远心情欠佳的少女,指挥官只能用力地将那为自己精心打扮的身躯搂紧,一边说着。

  「抱歉了,VV。」

  「真是,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道歉啊……」

  「婚纱照只有你还要再等一阵子,抱歉了。」

  「笨蛋,别用这种拙劣的谎话来骗我了。」一边无力地捶着指挥官的胸口,那张小小的脸蛋此时完全埋藏起来,丝毫不给人窥探:「因为,要是你说的是真的,我又该用怎样的表情看着你才对呢……我不知道啊。」

  果然是这样的结局么?

  边感叹着怀中美人那股永不妥协的怪脾气,边把脸高高的指挥官无奈地露出了苦笑,边把脸看向窗外的月亮。

  月色虽白,却不如怀中少女;月色虽美,亦不如怀中少女。

  不知为何地他有种自信,如果现在将那张被自己抱在怀中的脸庞强行抬起来,所见的样貌将会是自己所从未看见的害羞脸庞。

  但也知道这样做肯定会让V生气并持续漠视自己好几天。男人只能继续选择抱着怀中那不安分的少女,一边将脸看向深夜的月亮感慨着。

  「月色真美啊,VV。」

  「什么?」

  「没什么,月色真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