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叫老婆去勾佬
我叫老婆去勾佬

老婆肥美大腿裸露后所引起的反应,在其后的一段时间,我们每次造爱时都会把注意力大部份放在老婆的美腿上,我更忍不住幻想是別的男人在淫玩着老婆的大腿和玉趾,而获得了比以往更激烈的欢乐和高潮。这情形老婆是知道的,也一直配合着我的性幻想,老婆是一个很大胆开放的女人。
但幻想始终是幻想,总觉得欠缺点什么似的,要真正实行的念头便一直缠扰着我,渐渐已经到了非要实行不可的地步。
看来我们真要行动了,唯一的忧虑是在幻想世界中可能觉得很刺激,但一旦真的去做,又怕一时接受不了;另外也忧虑如果老婆真的被別的男人操过之后会否影响了婚姻呢?所以迟迟沒有真的去做。有一晚我终于做了个决定。
我们又造爱了,一如既往,我又在玩弄着老婆的肥美大腿和玉趾,幻想着是其他的男人在玩弄她,在弄得她很兴奋时,我突然停手很正经的问她:「老婆,你认为朋友中谁最想摸你的肥腿呢?」我捧着老婆的脸问她。
「个个都想。」老婆以为又是玩性幻想。
「那你自己最想谁摸你操你呢?」我继续引导她。
「很多人我都想操,谁都可以操我啊﹗」老婆想着自己是人盡可夫的淫妇。
「认真的,如果要你真的在外面勾搭男人,第一个会是谁呢?」
「肯定会是阿东,他一直都很露骨的表示想勾引我。」阿东是老婆公司的同事(化名,不知人家想不想揭露此事,姑隐其名)。
「他喜欢玩你的肥美腿吗?」
「我知道他非常喜欢,每次我穿短裙子回公司,他都死盯着看,眼睛像冒出火来,淫淫的像要立即强姦我似的,他又很喜欢看我的脚,很想舔似的 」
老婆提到了阿东,竟然有点 腆,看来她是真的享受他们之间的暧昧,早已动了心;如果只是性幻想,又怎会 腆呢?也好,终于现实世界里有了一个真实的对象;横竖这淫妻迟早保不全,就让他们真的玩玩还可以得到点欢乐哩﹗
想到这里,我的淫心大动,非常兴奋,更加落力爱抚挑逗着老婆,我知道女人在发淫时最容易被说服。
「我们不要再只是性幻想了,不如你真的出去偷男人吧﹗就先和阿东开始好吗?你有把握真勾搭他上手吗?」我很诚恳地说。
「阿东绝沒有问题,太容易啦 咦 你不是来真的吧?」老婆发觉了我的认真。
「为什么不呢?我是说真的,如果你肯的话,那会更加刺激呢﹗」我坚定地说。
「我一直以为只是说说罢了,怎么你会来真的呢?不成吧﹗」老婆见我认真的样子,也意会到实现性幻想的时刻可能真要来临了,显得有点兴奋。其实我知道她是想的,只是女性的矜持,在老公面前不想显得太过雀跃。
「我想通了,幻想了那么久,总要有个突破才有意思,我真的想你享受一下別的男人,我自己也很想刺激一下,真的﹗」我非常诚恳地向她游说着。
「还是不成,如果我真的和阿东做了,你不会以为我太过淫荡吗?还会爱我吗?」老婆虽然意勋,但始终有点犹豫,毕竟我们以前从未做过这类事。
「你知道我就是喜欢你淫荡,越淫荡就越爱你。只不过肉体上的享受而已,感情上沒有影响的,除非你和阿东操完之后变了心不再爱我,才会影响我们的婚姻,你会变心吗?」我再加强了爱抚,加强了诚意。
「这一点我肯定不会的,我还分得很清楚,其实 有次公司在大陆开会时我就几乎受不住他的诱惑而和他搞上了,我就是顾念及你才沒有 所以每次幻
想和阿东造爱都是特別刺激的 」说出真心话,淫水也更多了。
「我要坦诚一点。问题是,你自己享不享受?你自己想不想?如果你真的不想,我是不会勉强你的,你想和阿东操吗?」我有点以退为进,迫她表态。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想的 老实说,我有时也真想试试,偷情是什么滋味 你肯定真的想我和阿东做 吗?」老婆再试探我的诚意了。
「绝对肯定,身体是你自己的,想通了那就去做吧﹗为了欢乐而已,试试好吗?要不要我发誓?」我近乎恳求地哄着她,对女人一定要诚意才能打动。
「如果你真的要我去做,就让我考虑一下吧﹗唔 老公你很大方啊﹗」老婆已经非常意动了,我知道女人一意动就很会真的去做,事已有八、九分光了。
「那么现在你就把我当成是阿东正在操你的淫 ,好吗?阿东在狂操你的啦﹗」我再加一把劲,阳贝大力插入了老婆的身体,出力抽插着。
「唔 唔 老公 你 如果真的想戴 戴绿帽子,我就送给你戴罗﹗」老婆嗲嗲的,用手摸着我的头,想像要替我戴上绿帽一样,真来劲﹗
「我要戴很多很多的绿帽子,快叫阿东操你呀,叫啊﹗快搂着阿东呀﹗」想像着一个真有其人的男人在操我老婆,竟然感到比虚拟的野男人操更加刺激。
「噢 阿东,你来操我啊 阿东 我很想你的大鸡巴大力的操我的淫啊 我想了很久了 操呀 阿东 」老婆也很真实感地把我搂得紧紧的,闭上眼,淫荡地想成真是阿东在操她,又狂挺着下身迎合着,疯狂的高潮来了,淫水也真多,看来她对阿东确是有意的,也真的想试试其他的男人。
过后几天我们相处有点怪怪的,好像她已经真的和阿东操了,但大家都沒有再提那件事,不过我的眼神一直催迫鼓励着她,而我知道她也是感应到的。
就在那个星期六的下午,我还在公司加班,突然接到老婆的电话,要我立即回家,说有个惊喜给我,我知道在压力下她终于忍不住了,不禁感到又心乱又兴奋。
回家后看见老婆已化了个淡 ,穿上我最喜欢她穿的那条短牛仔裤,和幼带露脚趾凉鞋,露出了充满肉慾淫荡的肥美大腿和性感白滑的玉趾,上身穿了一件并不太薄的小背心,不留心看并不觉得暴露,但细看就看出她里面沒有戴乳罩,两颗小奶头隐约而性感地突了出来,这就是她穿衣服的大方得体处。
一看见我,她就急急的紧抱着我,有点娇羞,脸有点红,唿吸也有点急促。
「要出去吗?」我意会到什么事了,声音里也有点紧张。
「我约了人去看电影 是约了阿东,我已经想通了 老公 你自己要的 」老婆眼睛水汪汪,颤着声说,一看就知道她发情了,下体可能已经很湿呢﹗
我的脑袋当场轰的一声,心有点麻乱,看着性感的老婆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如果你不想我去,我可以不去的」老婆幽幽地说,以为我临时改了主意。
「不,我想你去,我想你好好的玩玩。但回来后,我要知道一切的细节啊﹗」
「我真的可以不去的 如果你 」老婆斜睨着我,但我看穿她还是想去的。
「不,一定要去,快去﹗」我很兴奋,很想事情发生,坚定地鼓励她。
「老公,你真的准许我 ?」老婆激情地紧抱着我,下身贴得我更紧。
「快去吧﹗玩得开心点,乖﹗」我很不捨得的把她推出门去。
「老公 我现在 要出去养汉啦 嘻 你准许的啊 」老婆姣骚又佻皮的瞄了我一眼,扭动着性感的大屁股,高高兴兴的出去了,这个老婆真可爱啊﹗
可见女人都是水性杨花,也非常勇于尝试,一有机会,就真的会偷情养汉。
以后的时间我在家里坐立不安,脑子里完全是老婆和阿东在戏院里的情景,大家都是成年人,平时又打情骂俏惯了,暧暧昧昧的,现在约他看电影,又穿成那个样子,再蠢的人都会想像到是什么一回事吧﹗
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心很乱又很兴奋,有点酸,又有点悔意,我很想打手铳。毕竟人生第一次戴绿帽子,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知道今晚还会
老婆偷情的情景一直在煎熬着我,不知过了多久,老婆竟然打电话回来,我真骇了一跳,以为事情有变。
「老公 我很想你啊 」老婆的声音都是震颤的。
「你现在哪里,在做什么?」
「在旅馆房间里,和阿东在一起 他要给你绿帽子戴啦 啊 我躺在床上,他正在脱我的裤子 在玩我的大腿 在舔我的大腿 现在舔我的脚背、脚趾 舔我的 啦 啊 我很舒服 很 开心啊 还未插我已经来高潮了 」
「你现在打电话给我方便吗?阿东 」我总觉得阿东会觉得怪怪的。
「不怕 我已告诉了他,他还很多谢你哩 那么开放,是他要我打电话的,好让你听着他怎样 弄你的老婆,怕你一个人闷 他现在玩我的奶,吮我的奶头,很舒服啊 我也要玩 阿东的鸡巴 老公我真的很刺激啊 阿东现在要操我了 他插我的 了 插吧,阿东 啊 原来和第二个男人操是那么的刺激 比和自己老公操还要刺激 早知道 」老婆唿吸混浊、呢着声在呻吟。
老婆的 ,终于正式被第二个男人的鸡巴操了。
电话一直连通着,里面传来一阵阵男欢女爱的声音,像听活春宫一样,性交在激烈地进行着,而那个女的,竟然就是我骚浪肉感的妻子,正被另一个男人享用。我终于忍不住了,掏出了阳具,在淫声浪语和老婆间歇的描述下、在想像着老婆被人操的淫态荡相下狂打着手铳,很快就一洩如注。
往后我们虽然也进行了很多次的行动,但第一次总是特別难忘的,现在还记得当晚老婆回家的情景,也是十分动人的:她面红红,眼睛充满了肉慾,震颤颤的拖了我上床,我们一边狂热造爱,一边兴奋地告诉我今天发生的事情:
当阿东在戏院门口第一眼看见我老婆时,他的眼睛几乎要掉下来,来之前虽然已预料到什么回事,但绝沒有想到我老婆会是那么的性感和着迹。
怀着兴奋的心情,两个人进了戏院,老婆说她的下体早已湿透了,如果阿东这时要操她的 ,她绝对会立刻张开大腿。她在家里时还要经过多番的思想斗争才能下定主意,真想不到偷情的滋味原来是那么的狂烈刺激。
那场电影并沒有太多人看,而他们又故意拣选四周都沒有其他人的位置,所以并不担心惹起別人的注意。
在戏院里他们谁也沒有好好的看戏,开始时只是暧昧地闲聊着,不知道如何开始这第一步。渐渐的越坐越近,终于老婆挨上了阿东的肩膀,得到我老婆的暗示,阿东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试探地把手轻放在我老婆肥美嫩滑的大腿上,我老婆当然沒有反对,还迁就一下位置再贴近一点,在这露骨的鼓励下,阿东就老实不客气玩起我老婆的大腿来,由大腿玩到小腿,又由小腿摸到我老婆的美脚;我老婆这时索性把凉鞋也脱掉,让他盡情的摸玩
阿东的手又伸入她的小背心内,把玩她纤巧的乳房和搓捏她的奶头(老婆的乳房不算大,但形状也很美) 老婆当时感到太兴奋了,唿吸变得很急促,心头乱得发慌,全身发烫髮软。当阿东隔着牛仔裤摸她的 时,她也情不自禁地拉开阿东裤上的拉鍊,伸手进去握住了他的阳具。
她说阿东的阳具当时很硬、很热,大小和我的差不多,但由于这是她第一次握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感觉就份外的刺激了,她有了第一次性高潮。
终于他们忍不住了,共识地整理好衣服,手拖着手走出戏院找地方性交去。在戏院附近他们找到一间专给男女偷情的小旅馆,在等待开房间的时候,她的已经在期待下湿痒得很难受,心砰砰的跳,腿也有点发软。
当阿东问她怕不怕老公知道时,她告诉他她老公是个很大方的人,绝对不会介意的,相反还是老公极力鼓励她和他这么做,所以阿东才要她打电话给我。
真要多谢阿东,我们夫妻间的感情迈进了一大步,完全沒有猜疑嫉妒,因为沒有这必要。如果老婆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话,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详情,真幸福有个如此开放的淫妻﹗
而每次造爱时,我想起老婆被別的男人操 的情景,她越淫荡、操越多的男人,我就越兴奋,我们的性爱简直到达了颠峰的完美境界。我觉得老婆越来越性感,骚骚的很够味,这真是最高度的享受,我这绿帽子戴得真是有价值和过瘾。老实说,我觉得老婆被人操,比自己操女人还要过瘾多了﹗
事实上我们夫妻感情现在越来越好,淫妻更加爱我,我也更爱她、疼她、惜她和纵她;我简直爱死她啦﹗我们的婚姻更加巩固,绝不会离婚,这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