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锦绣江山传1-5
锦绣江山传1-5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7-30 04:04 编辑
第一卷 混沌阴阳
第一章??雪夜
冷风凛冽,飞雪千裏,仿佛世间万物都化作寒冰重归那孤寂的远古洪荒。
此刻玉龙雪山下的破庙虽荒废已久,但在这冰天雪地中对赶路的人来说已然
是极其难得了。
庙中三男俩女正围坐篝火交谈,其中一个英俊的华服少年神采飞扬地道:
「这次由沐师姐出马,殷中玉那个波旬教的淫贼妖人是插翅难飞了。」
那沐师姐十八九的年纪,身穿名贵的白狐裘披风,肤白若雪,容顔极美,但
秀眉斜飞,隐含煞气,显得颇爲冷傲,她听闻师弟的恭维后只是淡淡的道:「那
也未必,莫忘了他已经在我手裏跑掉一次了。」
她身边那个杏眼桃腮、高挑丰腴的青衫少女道:「若不是聂师兄不愿堵截魔
教总坛大门也不会跑了那淫贼……哼,当时我记得他已斩了波旬教教主,立下如
此大功后自然想瞧咱们笑话,我看他八成是故意放跑殷中玉。」
沐师姐依然那副目中无人的口气道:「魔教除了正副教主还有两护法、三长
老、四魔使、五金刚,外加七百七十一个教衆妖人,他们神武殿一殿十人就歼灭
了两位教主一护法两长老三金刚,我们扶云殿除我之外,一百一十五人连那一个
护法带领的几十妖人都不能取胜,哪还有脸去指责別人?」
青衫少女闻言目中怒气一闪即逝,心道明明自己入门更早,但这师妹却是本
殿首座,外加更高深的武功和更深的背景地位,说话一向不顾及別人脸面。
另一个质朴大汉道:「我天元宗向来以神武殿武功第一,神武殿中除了殿主
曾师伯外,以聂师兄武功第一,这次覆灭波旬魔教后,他的声望又强盛许多。」
华服少年明显想要讨好秀丽绝衆的沐师姐,「阴山老魔武功虽高,年纪也高,
聂师兄年轻力壮,要杀他也不算什麽,难就难在沐师姐一人一剑杀了波旬教四大
魔使中的三个,这才真叫绝顶高手。」
沐师姐冷冷地道:「阴山老魔自幼便是武学奇才,成名三十余年,死在他手
裏的正教高手不知多少……」说到这她双眸寒光一闪,「聂千阙明明去年还是以
『天元玲珑道』第六层功力示人,又号称什麽拳剑双绝,这次居然突破到第八层
境界,还不用拳脚剑法,偏偏使出从沒用过的刀法斩杀阴山老魔这种级別的高手,
好威风,我迟早……」
年纪最大的汉子打断道:「师妹这话私下说就算了,本来天元宗下一任掌门
肯定非聂千阙莫属,再不济也会在神武殿其他人之间産生,他们万料不到师妹你
近年来一日千裏,横空出世,乃剩余八殿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但若想竞争掌门,
除了武功名望,一言一行都事关重大,总之我们扶云殿可不能让人说半句閑话。」
那青衫少女笑道:「大师兄您老越来越小心了,这次追杀殷中玉的都是咱扶
云殿的人,怕什麽来着?」
质朴大汉道:「随行的不是还有芷青殿那个叫叶尘的师弟麽,呃?他说去找
吃的还沒回来呢?」
青衫少女不屑的说:「哼,天元宗九座大殿,芷青殿排名最末,充其量就是
平日炼药种草、医病救人而已,让他听见他还敢和谁说咱们閑话儿?」
华服少年心道:你八成是嫉妒芷青殿那位仙女似的师姐比你貌美才贬损人家
吧。
这几人都爲当代武林圣地之一天元宗的弟子,身穿狐裘披风的绝美少女名爲
沐兰亭,她不仅出身高贵,是封疆大吏延洲总督沐看天的掌上明珠、天元宗扶云
殿殿主沐灵妃的亲侄女,她自己更是年轻一代中有名的女剑客。
一个月前九殿攻打爲祸一方的魔教波旬教,掌门有意无意的似要考验接班人,
这次行动的主力钦点爲九殿年轻的首座弟子,其中神武殿大师兄聂千阙不负衆望,
单枪匹马和波旬教主司马阴山大战五个时辰,最后一刀「霹雳狂龙卷」将其斩杀,
当真是威震天下。沐兰亭作爲外人眼中第二顺位继承人同样闪光耀眼。她精通天
元八十一绝技中十二门剑法,独斗四大魔使,当时波旬教总坛剑气纵横、魔光万
道,虽力斩三魔,却跑了最阴险狡诈的玉面修罗殷中玉,既然聂千阙斩首成功抢
得最大功劳,沐兰亭背后的势力肯定要在江湖上造势宣传「扶云殿首座弟子以一
敌四」这一功绩,从而拉近与聂千阙的差距。
飞雪剑仙沐灵妃爲了宠爱的侄女竞争下一任掌门,不惜动用她身爲天元宗大
长老、扶云殿之主的人脉能量,暗中指挥上百名黑白两道的高手查访漏网之鱼殷
中玉的行踪,结果终于在边关查到他的下落。是以沐兰亭率衆出击,势要彻底铲
除波旬教。
沐兰亭剑术精绝,正面对决的话,四五个殷中玉也不是她的对手,但此獠狡
诈机智,诡计多端,且一生嗜色如命,毁在他手中的闺中少女、正派女侠、名门
贵妇不知多少,沐灵妃担心万一这性格高傲的侄女稍微粗心大意,那便万劫不复
了,很快又让老成持重,江湖经验丰富的大弟子姜云书率领另外精心挑选的三位
弟子同去,方楚倩是扶云殿除沐兰亭外剑法最高的女弟子,同爲姑娘的话行事多
有方便,洪兆虎性子敦厚,天生神力,平日很是崇拜沐兰亭,对其最是言听计从,
另一位余少英爲人轻浮,武功一般,但他爹余涛是边关燕城太守,有他同行,在
此周边应可调动相当数量的官家势力以供驱使。最后沐灵妃又亲自去芷青殿找到
殿主路峰回,借调一位擅长医术的弟子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一位长得眉清目朗,白白净净的少年端着一口盛满水的铁锅进来。
余少英吓了一跳,大声道:「叶尘你想幹嘛?」
那个叫叶尘的少年低头看了看锅,笑道:「应该是煮汤吃饭吧……」
方楚倩连嘲讽都忘了,又好气又好笑,「你从天元派出来执行任务居然带口
铁锅?」
「我从天上出来执行任务也得吃东西啊。」叶尘边说边把锅支在篝火上,
「烤幹粮那种东西我是咽不下去的,两位师姐千娇百媚,想必也是不会吃的,烤
山鸡野兔更是难吃得一塌煳涂,师兄师姐们吃得不好如何斩妖除魔?所以带这口
锅比带一口宝刀还要重要。」
洪兆虎大笑道:「叶师弟说的太有道理了。」
方楚倩道:「芷青殿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叶尘把外边找的野黄花葱和一些奇形怪状的菌子丢进锅裏,居然又出去出从
马鞍行李裏掏出三只幹净的肥鸡。
余少英忍不住问道:「你刚才出去打猎了?这冰天雪地的会有鸡吗?」
叶尘微笑道:「我昨天镇上买的。」
这次就连沈稳的姜云书都笑了起来。
沐兰亭摇了摇头,心道此人一路上倒是办事利落,头脑机灵,性子也和善,
但婆婆妈妈毫无武者的英气飒爽。
不一会野菌炖鸡汤已经香气扑鼻,叶尘小心翼翼地捞起一只鸡来将鸡腿分与
了沐兰亭和方楚倩,又把整鸡撕开递给了另三人。
沐兰亭等人一尝果然味道鲜美,倒也收起了「鄙视」,暗想这小子武艺医术
如何不知道,厨艺却是不差。
洪兆虎自己吃了一整只肥鸡,又啃了五个馒头,饭饱后道:「大师兄、沐师
妹,待会如何行动,你们拿个主意吧。」
沐兰亭道:「姜师兄,您虽爲大师兄,但小妹忝爲本殿首座,如今便僭越了。」
姜云书忙道:「师妹哪裏话,宗门规矩,首座弟子权力仅次于宗主和各殿殿
主,地位犹胜前辈长老,你有话便说,我们定会全力配合。「
其余人也同声附和:「正该如此。」只有叶尘心想,反正我殿首座温雪师姐
和我说过,万事莫如保全自己性命,殷中玉死不死倒和我沒啥关系,反正有你们
这些高手顶着。
沐兰亭道:「路威镖局探得的消息,殷中玉前天在城中露面,之后燕城校尉
何沖及他的五名属下也证实了这一缐索。」
姜云书皱眉道:「殷中玉爲人狡诈谨慎,还精通易容,逃亡这麽多天也沒消
息,怎会忽然让这麽多人瞧见呢……」
方楚倩疑惑道:「他故意引我们到燕城?」
沐兰亭冷淡地道:「正好省的费劲寻他,区区魔教妖人敢故弄玄虚,我又怎
能让他失望。昨天已提前传书太守余大人封锁城池,东西南三门布置了大批高手
镇守,只留北门守备薄弱,最好混出去,我们此地离北城门外七裏,玉龙山脉山
脚这座当地猎人祭拜山神的破庙也是唯一的落脚点,他一定会来的。」
叶尘不由得问道:「你怎知他一定会来,我要是他的话,四门哪门都不闯,
等在城裏不就好了,反正不会封锁一辈子。」
洪兆虎和余少英也是差不多想法,只不过不敢质疑而已。
方楚倩笑道:「殷中玉既然如此明目张胆引咱们来找他,自不会龟缩不见,
城中布置的防御也不是真要靠他们将其擒拿,只不过算是『通知』殷中玉咱们天
元宗如约而至,莫要再故弄玄虚罢了。「
姜云书听后暗想,这丫头倒也聪慧,怪不得殿主师尊派她同行。
叶尘摇摇头,」盡管如此,那魔头也不会大摇大摆走进来和咱们谈判吧,暗
中偷袭或勾结其他党羽埋伏的话就不好办了。「
洪兆虎道:「吃饭还有噎死的危险呢,何况对付殷中玉这种人。「
姜云书摆摆手,「波旬教覆灭,若说阴山老魔逃亡,那说不准元始天魔门、
本心门、阴阳教等魔道妖门会有人做顺水人情来营救一把,以便套取老魔的绝学
《幽冥阴雷诀》,如今还真想不到有什麽人会爲了一个臭名昭彰的淫贼来和天元
宗爲难。「
余少英说道:「我爹这些天一直派人明察暗访殷中玉的同时并未发现有什麽
可疑的大队人马出入燕城。我们选到的这座山神庙后面爲玉龙山脉,往上自然是
玉龙雪山,往下是深不见底的两狼峡,过了山就更別提了,亘古冰原上別说人,
鸟兽都沒几只,换句话说,这周边实在沒什麽可埋伏的。「
方楚倩道:「这样看来还真有一两个高手在暗中助他,他师门还有什麽人吗?」
姜云书博闻广见,缓缓说道:「殷中玉师承端州五虎门,擅长腾蛟七杀掌,
但这魔头早年间恶贯满盈,奸杀了他的师妹,连师门都一把火烧了,就算我们帮
忙,五虎门也不可能有人助他啊。」
沐兰亭忽然拎起长剑道:「既然到了,何必龟缩不出?」
衆人齐向门外望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但满脸邪气的黑衣文士正似笑非笑地
站在院子裏,不是玉面修罗殷中玉还是谁?但细看之下又觉得哪裏不对劲,沐兰
亭、姜云书在前些日见他还形容猥琐,奸猾可憎,此时此刻殷中玉往那一站,竟
给人一种渊亭岳峙的霸道。
洪兆虎怒喝道:「淫贼你居然真敢露头!」
余少英也有恃无恐,拔出佩剑,「看我天元宗弟子今日让你波旬教灭门绝户!」
叶尘躲在最后,心想您二位这话说得可真沒意思。
殷中玉看都沒看他二人,眯眯眼睛一脸邪笑地上下打量沐兰亭和方楚倩,奸
笑道:「不错不错,瞧沐小姐你颈细腿紧,应该还沒被男人开过苞吧,哦……这
位是楚倩小姐还是星楠小姐?看你这骚蹄子好半天了,眼裏含春,大奶子和屁股
又大又圆,是不是已经被哪个奸夫幹过几回了?否则不让人揉的话,倒是……「
沒等他说完这污秽言语,洪兆虎已勃然大怒,愤然出击,脚下石板都被他一
脚踏碎,殷中玉哈哈大笑,擡手随意一拨,洪兆虎已然被掀得翻了两个跟头,方
楚倩也俏脸通红,用力扯掉披风,抽出长剑和师兄左右夹攻起来,但殷中玉一脸
轻松。脚下步伐精妙,一双手掌上下翻飞,丝毫不落下风。
姜云书眉头紧皱,低声道:「师妹,这殷中玉不对劲啊……他现在的武功比
起当日和你交手似乎高得多了,这麽短的时间裏他这是……。」
沐兰亭全神贯注关注场上形势,确是发现殷中玉掌法清奇,忽正忽邪,劲力
雄浑,和他曾经擅长的碎星腿和腾蛟七杀掌完全不是一回事,而且似是故意戏耍
洪兆虎和方楚倩并不怕自己和姜云书、余少英上前围攻,看到这她心中再次冷笑,
朗声道:「莫找错对手,看你今日能挡我几剑。」
殷中玉神情招式丝毫不乱,他勐地一脚踢飞洪兆虎,瞬间又伸指弹开方楚倩
长剑,随即大手成鈎顺势一掏。,眼看就要将她撕得肠穿肚烂时,他又收了那古
怪的劲力,用力在方楚倩耸起的玉乳上狠狠揉搓了一把,笑着道:「嗯,好软好
软,想必脱光后这对大奶也是又肥又白吧,以后跟着你玉哥哥,包你快活似神仙、」
沐兰亭不堪再忍师姐遭此凌辱,终于拔剑,这一出剑登时如千山清越、凤舞
九天!
殷中玉眼中现出兴奋,大声道:「沐兰亭你万万沒想到我另有奇遇,今日非
让你被老子操弄得生不如死!」
方楚倩惨被袭胸,而且是当着师兄弟眼前,羞愤得无以复加,可也自知不是
对手,独自退到角落,稍微平静下来,竟隐然间希望沐兰亭也被殷中玉捏捏双乳、
抓抓屁股,免得只有自己出丑。
后面的叶尘撇了撇嘴,这方师姐平日裏很是刁蛮傲慢,今日竟吃这种亏,倒
也解气……嗯,不知殷中玉那一捏手感如何,是不是真的那麽软啊。他忙摇了摇
头,自家温雪师姐美得多,我可不能见异思迁,但少年人本能地又不舍得从方楚
倩翘臀上移开目光,于院中两大高手的比武竟不太关注。
飞雪更紧,沐兰亭招式凌厉刚勐,威勐无俦,一柄三尺青锋长剑被她使得竟
似战场上的斩马大刀、狼牙巨棒。
余少英询问师兄道:「我的天,师姐这是什麽剑法?如斯刚勐?」
姜云书也是瞧得手心冒汗,闻言道:「这是天元八十一绝技中的『大轮金刚
法意剑』,整个宗门只有师妹、师父还有神武殿殿主学会,连宗主都沒练成。」
殷中玉空手进招,无论金刚法意剑如何强悍,他那古怪劲力总是能将长剑荡
开,只不过沐兰亭战意超群,丝毫不惧。
一旁的洪兆虎内心却怯了几分,不久前殷中玉以及和他齐名的三个魔头联手
围攻,都被沐兰亭杀得大败亏输,这才过去多久,他居然能脱胎换骨,掌握了一
种古怪的功法,实在想不出人世间有什麽神功能如此速成,仿佛冥冥中真有股神
秘而邪恶的力量帮助殷中玉,刚才一衆师兄弟还谈笑品尝美食的破庙,如今因爲
殷中玉的突然袭击,竟显得分外诡谲。